林一羊

艾攻 微博@住在青山上的教主

文风多变的girl,只想吃甜甜的sugar。

【白起×我】记录白可爱的专用小本本

*私设一堆

*我与白起甜甜的日常记录

*也许还会有后续


Day1

刚跟白可爱重逢的那段时间,我一直都以为他就只是个会冷着脸的无敌臭屁警官,可是后来才发现他也有超级无敌可爱的一面,虽然他总是很反感我说他可爱,切你就是很可爱嘛好吧这无敌直男的一面也很可爱。

现在他又很无语地反驳我说你视为可爱的范围会不会太广泛了些。

我干脆坏心眼地回答他说因为我喜欢你啊,所以你干什么事情我都觉得无敌可爱。

你看吧他就是招架不住我难得的坦白,脸又红红得像什么来着,那就像苹果吧。

他眯眯眼说我的形容词挺匮乏的。

我说等我把这个本本写到第一千篇的时候我的语文水平就很棒啦所以你要经常卖萌哦白可爱。

虽然他还是很嫌弃我这个做法,可是我还是很乐在其中。


Day2

白警官居然获得了恋语市朝闻路警察局在官博上发起的最美警花的第一名。

我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不敢置信地捶地大笑千万遍,还在官博的那个投票页面上研究了许久,他干脆甩了第二名两三百票,当然啦他的竞争对手都是名副其实的女警官。

白警官从来不在意这些无聊的事情,当初他在校内被传一打五十的时候还面不改色,我觉得他也许是在心里十分高兴,再怎么扯淡毕竟也是彰显他男人气概的谣言,可是这次的投票简直就是对他钢铁直男(本女票自定)身份的质疑。

我问他你不生气吗?

他淡淡瞥了我一眼说这有什么好生气的。然后就低下头去看书。

可是我明明发觉了他脸上一闪即逝的不自在,忍不住笑得十分张狂。

我发现能在白警官滴水不漏的淡定之中找到一丝破绽已经成为了我的人生乐趣之一。

他大抵是被我笑得发毛,干脆扔下了书将我压在身下。

我瞪他说你要干嘛君子动口不动手啊。

原来你喜欢动口啊?他的嘴角浮起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接而钳制住我的双手。

他的头靠我越来越近,我甚至能感受到他温热的气息扑到我脸颊的触感。

我表面认命地闭上了眼睛,其实是在内心狂喜来吧来吧我最喜欢这种play了。

我已经在脑中想象出白警官为了逼问出嫌疑人即我而对我进行各种强吻然后各种OO又XX……

结果——

他!居!然!趁!我!闭!着!眼!睛!的!时!候!挠!我!痒!痒!

这样一点都不可爱!!

他还十分得意地说可是我还是更喜欢动手。

直男!坏蛋!一点都不懂少女心!哼!

你喜欢动手的话直接把我吃干抹净不是更好吗!哎呀呀好像写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划掉划掉。

PS后来才发现原来官博最美警花那个投票是弄错名字了,我家白起本来是参加最帅警草投票的,但是无所谓啦,毕竟白可爱的美丽帅气全宇宙第一。今天也完美地当了白吹的我,在此打卡。


Day3

因为最近我忙着制作新策划的节目,而白起则忙着各种案件,于是我们连碰面说句话的时间都几乎为零。

只是没想到再见到他会是在医院里。

这个白痴在我忙得天昏地暗的时候给我发了条短信说我在医院。

他总是喜欢把天大的事情用几个字来表达。

什么工作立马都被我抛之脑后,我手止不住颤抖地发了好几百条短信质问他究竟怎么了。

毕竟他从事的是高危工作,好几次都受了皮肉伤,把我吓得胆战心惊,这次究竟又怎么了?他没事吧?会不会是重伤?

在他回复我的间断里,我的想象力发挥到了最大并朝着最悲观的方向驶去,吓得一旁的安娜忙问我说你的脸色怎么变得这么苍白。

我摇头说没事,看到他终于回复我说我胃疼。

我才终于松了口气,直接给他打电话骂他说你为什么不直接给我打电话?大笨蛋!大白痴!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还有你为什么会胃疼?!你这个家伙又受皮外伤又受内伤的一点都不考虑我的感受!

那边的他沉默了许久,而在此之间终于冷静下来的我才发觉自己刚刚好像是太凶了一点,心情不免忐忑,他该不会要生气了吧?

半响才听他说,对不起,我下次会注意的,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我愣住,感觉从手机里穿出的那个声音穿过了我的耳膜直达我的脑袋里放出了一连串的烟花来。

我我我我我是听错了吗?!那个冷静自持语气平和的白警官居居居然撒娇了?!?!那个语气明明就是在撒娇啊啊啊啊啊!!!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又干咳了一声道到我检查了,先挂了。

我的耳旁立马传来了电话挂断后的嘟嘟声,我停顿了片刻,才又忍不住扬天大笑起来,再次吓得安娜在一边问我说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了老板你还是回家休息半天吧。

我摇摇头说不用,我感觉我又充满了工作的斗志。

下班之后去探望一下他让他再撒撒娇吧?虽然他可能会义正言辞地拒绝我。


Day 4

白起的胃痛是因为饮食不规律加上压力过大而导致的,虽然不太严重,但是医生还是建议饮食要以清淡为主。

我决定亲自上门为他做饭。

等到了他家后,他有些无语地翻看了我购买的一堆肉啊菜什么的,问我说你确定你会做饭?

我干笑道这还不容易。

其实我没告诉他我不会做饭,可是按照我的理解来说应该也不难?

而事实证明是我错了——

……你为什么要直接把鸡跟白菜一起扔到水里?他无奈地看着我直接将没切的鸡和白菜直接倒进了沸腾的锅里。

我十分无辜地看着他说,熬鸡汤啊。

……之后我们相对无言。

哇怎么这么难喝?!等到感觉差不多之后我捞起来舔了一口立马皱紧了眉头。

他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样,实在受不了我一般地走进厨房里穿上了围裙。

我十分惊奇地盯着他说,你会做饭?

他说只会一点点。

可是我看他的手法一点都不像只会一点点。

不久之后一盘简单的蛋炒饭就出炉了,我闻着香味口水都快流了出来。

他咳了一声道,剩一点材料只能做蛋炒饭了。

我偷笑,知道他是在不好意思。

等到吃了一口下腹,好吃到我眼泪都快掉了下来,声音含糊地说白起你怎么这么会做饭?

他皱眉无奈看我说,吃完了再说话,难看。

等吃完饭之后,我又迫不及待地凑到他跟前追问道你快告诉我你怎么这么会做饭嘛?

他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我以前跟家里人关系挺不好的,高中的时候就已经搬出来住了,所以……

我愣了愣,突然开始后悔自己脱口而出的问话。

他却好像并不在意的样子,继续说那时候我都自己做饭,做饭的过程挺有趣的,能让我暂时忘掉一切,可是当自己一个人坐在饭桌前吃饭的时候那种孤独却又回到了我的身边。

我一时语塞。

而他的眼里流露出几分温柔,突然又转过头来拥我入怀,他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似乎带有令人酥麻的电流,窜到我心脏跳动的地方欢快地跳跃着。

他说,刚刚看到你吃得这么开心的模样,我才发现原来我所追求的就是这样的一种快乐,一种吃饭时能有人陪伴,会说你做饭真好吃的快乐。

我忍不住回抱他,说那我要陪你吃饭吃一辈子。

只要你不再做什么混搭黑暗料理。他却用一句话打破了如此温馨的气氛。

我假装气恼地用拳头锤他,却换来他难以抑制的低笑声。

或许能跟白起在一起的这一刻这也是我的快乐吧。

今天的我又多了解了白可爱一点。

下一篇
评论
热度(93)
©林一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