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一羊

阿澄/一羊/艾攻

文风多变的girl,只想吃甜甜的sugar。

【蕉橘文】记忆渐醒。

最近都没有产文,放一下以前的文吧w

——————————————————————


>>00.


铃:
如果你在某一天突然收到这封信时,是会感到疑惑还是高兴呢?前段日子搬家时才偶然在国小时使用过的笔记本内发现了写着你家地址的一行小字,于是便在空闲的午后写了这封信寄给你。说实话,我们如何相识的过程已经被我渐渐地淡忘了呢,就连你的模样以及姓氏我也毫无印象了,唯一记忆清晰的是你蹦跳着在被夏日烘烤得滚烫的水泥路上走过,头顶上的白色蝴蝶结在燥热的暖风里微颤。此后再无清晰的影像残留下来。
这才蓦然忆起,我们仿佛也有七年的时间未曾见面过了,你还记得我么?我是连。


>>01.


镜音铃是在国二刚开学时的那个春天收到这封信的。

看似干净清爽的白色信封上仅仅用黑色的墨水笔写上了自己家的地址,流畅肆意的笔迹,在末尾处有力地勾起,漂亮得仿佛是往日在比赛中看见的书法作品般的令人赞叹。

然而少女也因此小心翼翼地拆开这封信后,信封内所夹杂着的内容却让她迷茫不已,对于寄信人所说的一切她毫无印象,更别说是连这个名字了。

也许是电视最近才播放过的“假装熟人然后进行欺骗”的新闻一样?

镜音铃微皱起眉来,并无在多想,便是动作随意地将才刚拆开的信封放在了课桌最不显眼的角落边上。


初春的阳光温暖得恍若从炉子边上散发出的热量般的令人感到舒适惬意,少女留着一头清爽干净的浅黄短发,身穿着白色的衬衫及浅蓝色的百褶裙,白皙精致的脸庞上尽是倦意,不时地打着哈欠,正往学校的方向走去。

往日通过的近路在最近重新修路,不得已才走了另一条远路,就连起床的时间也比往常要多了十几分钟。

少女有些不满地微鼓着脸颊,然而在不经意地往旁边一瞟,儿时玩过的公园亦在此刻映入了眼帘,铺上黑色油漆的铁门上因为时间的流逝而蒙上了几边暗黄色的铁锈,记忆中总是热闹到仿佛没有任何空隙可以进入的内部在此时空荡一片,水泥色的地面上叠满了去年秋天时落下的枯叶,甚至连不知何时安上的跷跷板上也因此蒙上了一层灰白色的尘土,惨淡到仿佛一开始就未曾有人来过。

这种失去游客进出的公园,迟早会被拆掉的吧?

镜音铃定定地站在在公园前发了楞,待抱着这样的想法回过神来的同一时刻,留着浅黄短发并身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与留着小鸟辫的男孩在公园里追赶的画面在脑海间快速地一跃,便消失得仿佛再无任何存在过的痕迹。

还是毫无印象。

镜音铃再竭力地想要回忆起方才在脑海中快速流过的记忆,但仍是一片空白。

人们所谓的记忆力不过如此,时间匆匆流逝的同时,被囤积过久的记忆也因此被新的记忆所取代,渐渐消失在时间的河流间,悄然无息。

 

>>02.


铃:
上次寄给你一封信后才恍然发现我忘记填上自己的地址了,不过这样也挺好的不是么?你也许会因此感到困惑不已,因为我也不想收到你的信,仅仅是在害怕你会回信说不记得我了,即使是你以前经常会微笑着喊我的昵称——连。啊啊,即使彼此间的共同回忆再少,但不知道为何想起你时,我还是会感到格外地难过,由此一想,如果再收到你说忘了我的信件,我是否会感到更难过呢?这次依旧是不写地址好了,希望以后收到我的信时,你能认真地看一看,虽然仍旧是一堆废话。请记住,我是连。


>>03.


再收到对方的信件时,是开学一个月以后的事情了。

彼时镜音铃正在准备省内数学初中竞赛的复赛,亮黄色的桌面上凌乱地摆放着各式的数学辅导书,仅仅是摊开了几页便被少女不耐烦地放置在一旁。

安静的室内恍若没有一丝的杂音,挂在灰白墙壁上的时钟内发出嘀嗒的声响,黑色的时针与秒针亦渐渐在不经意间相互重合,重叠在了12的数字上方。

然而今天下午才买回来的一堆辅导书还没看到其纸张厚度的五分之一。

浅黄短发的少女一脸疲乏地将整个脑袋都趴在了冰凉的桌面上,一想起前几日老师在办公室里对自己说过的话便是愈发地无力。

去往办公室的路上自己一直在心惊胆战地猜测着自己是否又犯了什么令老师看不顺眼的事情,然而在故意缓慢了步伐,数着格子走到老师办公的隔间前时,以前一看见自己的数学成绩便是皱紧了眉头的数学老师却是满带春风地笑着对自己说道:“啊,是镜音铃同学吧?这次竞赛的初赛你通过了,好好准备一下接下来的复赛吧。”

说话的语气仿佛就在间接地告诉她“千万别给学校丢脸”。

结果下午路过书店的时候镜音铃的身子仿佛在刹那间掉了线般,待回过神来,自己的手里已经抱着一整叠的数学辅导书,还付上了金额不少的钱。

镜音铃无奈地转了半会儿笔,转移了视线,才发现放学时在邮箱里掏出的信件正被自己随意地叠放在了一旁,依旧是看似干净清爽的信封,流畅肆意的笔迹似曾相识,在末尾处写上了“铃收”二字罢便是点上了圆润的一笔就此收手。

又是忍不住地拆开信件来,然而信件的内容仍是莫名其妙到令人无法理解。

“真不知道在写什么啊。”

少女皱了眉,嘟囔了一句过后,便是毫无在意地往先前放着信件的地方一甩,关灯,睡觉。

 

 

>>04.


铃:
其实仔细想想,我们之间间隔的距离也不是很远呢,但不知为何,在完全想起你之前,我是意外地不想到你家与你见面,这次省内的数学竞赛,铃你有参加么?如果你参加了的话,能在竞赛开始的时候遇见你就好了,虽然我深知几率渺小,要知道,参加这次竞赛的人太多了啊,更何况我们连彼此的容貌及名字都忘记了吧,铃和连这样的名字真的很常见呢。请不要觉得我寄给你的信太过无趣,希望你能在空闲的时候继续看看,好么?


>>05.


方才回到家里,少女便是浑身无力地瘫软在了沙发的正中间,浅黄色的发梢微翘,零散地贴在了沙发松软的垫上,少女微闭着眼眸,以往总是挂在脸上的那副元气满满的神情现今却换成一副将要死去的哀怨神情。

镜音铃的母亲身穿粉色的围裙,挽着袖子,因为家务活而愈见粗糙的双手提着茶水及点心走进客厅来,见自家女儿的颓废样,便是禁不住地笑出声来:“哎唷,小铃怎么了?今天下午的竞赛不行么?”

“不知道不知道!!”被提及“竞赛”二字,少女原本静止不动的身体下意识地微颤了一下,双手便是快速地将放置身旁的枕头往自己脸上一拍,头左右摇摆着,声音因为撞在了枕头上而变得模糊不清起来,但仍是能感觉到对方的语气沮丧。

见状,母亲也只好收起了笑容,安慰道:“没关系没关系,考得差就考得差呗。”说罢又想起了什么似的,从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一封信来,“又是你的信呢,对了,我见信封上的署名是连,是镜音连么?啊妈妈记得很清楚呢,那是你小时候的玩伴吧,又联系上了?”

接过信封时的动作在刹那停滞了半秒,此后少女带着不可置信的目光看向了自己的母亲:“镜音……连?”

反问过后,然而令自己无法理解的是,镜音连这个对于自己来说并不熟悉的名字在自己唇边吐出的一瞬,却又莫名地沾染上了温暖熟悉的单色光。

“对啊。”母亲点头道,“我还记得很清楚,他还因为你的缘故进了医院呢,哎,可惜那次以后你们好像就没再联系了。”

少女微愣,然而关于母亲所说的关键词仿佛成为了揭开一切尘封相片的双手,温柔地散开,残破的记忆亦在在刹那间汹涌而来,如同冲向海滩的潮水般无法停滞。

尽管只是一部分的记忆,少到几乎没有的程度,但仍是足够了,足够想起对方嘴唇微微抿起的弧度,足够想起对方从树上摔下时的砰嗵声响,足够想起最后自己在对方的笔记本上写上自己的地址,此后任凭彼此间的记忆渐渐消散在庞大的记忆堆间。

纵使那些沉淀已久的记忆在不经意间悄然无息地殆尽,但仍会留下自己曾经存在过的痕迹,即便很难察觉。

 

 

>>06.


铃:
不久前找到了国小时期让父母帮我开的个人主页,密码我居然还记得,里面只有五篇日志,令我感到意外的是,每一篇都提及到了你的名字。我想,我们是怎样认识,怎么道别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原来笔记本里的地址也是你写的,尽管大部分的记忆我都不怎么记得了,想必你也是如此吧,但不知为何,看见那些充满稚气的文字,仍是充满了紧张、兴奋的。可能电影里的情节是真实存在的吧,尽管失忆了,但是在接触到或是听见到熟悉的事件、物体时,仍会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并渐渐想起来的吧。

记忆这种东西一定是可以恢复的,尽管太久没有去接触它。你说呢?


>>07.


七天后的早晨,镜音铃被莫名其妙地邀请去了复赛进行时的场地。

仍是身穿着白色的衬衫及蓝色的百褶裙,少女微抿着唇,齐耳短发被挽在了耳后,才露出袖子没多长的左手正提着笔记本和书写用的圆珠笔,右手轻轻抬起,然而在接触到眼前的门边上却又不敢用力地推开。

“这次镜音连你肯定又是特等奖吧。”“怎么可能?这次的题目好像有点难。”

然而身后却突然传来谁的谈话声,镜音铃并没有太在意对方谈话的内容,再也顾不得什么紧张,便是慌忙地推门而入。

在瞬间映入眼帘的是如先前般宽阔的场地,红木地板铺盖了室内地面的每一个角落,浅灰色的靠背座椅一连几排向最中间的舞台处蔓延开来,然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人数的稀少,就连身穿的校服亦是不尽相同。

镜音铃的学校是普通中学,除去别的年级与班级,镜音铃所在的班级不过只有她一人进了复赛,再怎么仔细寻觅,也是找不到比较熟悉的身影,只好是无奈地随意在后排处找了个位置坐下。

然而在坐下的一瞬,正对自己前一排的座位也被两个男生同时坐下,两人同样是身穿着黑白相间的校服外套,其中一人头发的颜色与自己相同,浅黄的头发因为太长的缘故便被随意地扎起,谈笑间脸庞微微转移,眉眼间带上了极浅的笑意,仅仅是模糊不清的半个轮廓,但莫名的熟悉感却在刹那涌上心头,少女微愣,但皱紧了眉头也仍是想不起记忆里认识过的谁也曾留过如此的发型以及微笑。

“咳,这次叫同学们来的原因是想颁布一下上次竞赛的成绩。”一名看似圆润的中年男人西装革履,提着麦克风便踏上了舞台,镜音铃愣了半分才忆起眼前的男人是此次竞赛的发起人之一。

啊啊反正这次我的成绩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吧,估计能拿个三等奖已经是很不错了……

在听见男人的说话声后,少女有些诅丧地低下头来,微鼓着脸颊,如往常般转起笔来,不时地在笔记本上涂画着什么,一个哭泣着的小人便在干净的笔记本上显现出来。

“三等奖,镜音凛特,巡音露卡。”

“噗……”在心里暗暗地想了一句“果然没有我啊”之类的话语后,少女又是忍不住地笑出声来,便是仿若自娱自乐般的继续在笔记本上涂画着什么。

发丝亦在此时不听话般的垂至脸颊的边缘,少女下意识地往后一挽,灰蓝色的眼眸也略往上一抬,然而映入眼帘的却是正坐在自己前排的少年转过身来定定地注视着自己的模样。

昏暗的光线下,少年与自己极其相似的灰蓝色眼眸正安静地注视着自己,精致的脸庞仿佛在哪里见过,但又恍若毫无印象,仅仅是一瞬,在发现到对方注意过来的同时,少年便是佯装自然地把头转回了远处,仅留下浅黄色的后脑勺正对着自己。

“特等奖,镜音铃,镜音连。”

正于同时,男人的唇口微张,声音的传播恍若在同一时刻缓慢了零点一秒的时间,此后便是极其清晰地传入了耳内。

恍若梦境般的不真实。

有时候幸运的事情真的会一连发生,比如以往数学白痴的自己突然获得了特等奖,随后才得知与自己同时得到特等奖的是一直很想见面看看的儿时玩伴。

方才坐在自己前排的浅黄发少年突然站起身来,步伐稳妥地往舞台处踏去。

少女微愣,但仍是快速地跟着少年的步伐往前追去。

一步,一步地往前踏去。

与此同时那些模糊破碎了的记忆仿佛也在瞬间修复完成,在脑海间渐渐地蔓延开来,喀拉地响过以后便是缓慢地播放,重复,再播放。

幼稚园时期与自己年龄相同的男孩在后脑勺上扎着松垮的小辫,身穿着蓝白色的园装,微笑着拍了自己的头;

国小小一时自己在公园里蹦跳着跑过,男孩在身后笑着追赶,灰白色的水泥地板被夏日烘烤得滚烫;

国小小二时与男孩在公园里放起风筝,但风向突然地改变,印着橘子图案的风筝喀拉一声卡在了灰黑色的树干缝隙间,男孩笑着安慰正在嚎啕大哭的自己,故作勇敢地爬上了并不算矮的树上,然而指尖在接触到风筝边缘的一瞬却是砰嗵一声摔向了地面;

所以呢……因为愧疚的缘故,对方住院的期间,自己隐瞒了将要搬家的事实,在微笑着的谈话过后,夕阳西下,橘黄色的暖光布满了整个病房,女孩悄悄地在对方的笔记本上最不显眼的一处留下了自己新家的地址,此后再无音讯。

之后甚至连关于对方的记忆也在一点一点地被新的记忆铺盖淹没,一开始是彼此间的记忆,再后来连对方的容貌、姓名、存在,最后连偶尔想起对方时都忘了到底是谁。

可是你在信里说的话的确没错,记忆这种东西一定是可以恢复的,即使太久没去接触它。

…… ……

颁奖后,少女紧抱着刚发下来的奖状以及笔记本,认真地四处寻觅着,然而方才还出现在视线周围的少年的身影却仿佛在一瞬间消失了一般,仿佛连丝毫的痕迹都未曾留下过。

终究是失望地垂下眸来,嘟囔了一句“难道刚刚是幻觉”之类的话,少女只好是放弃般的随着人流往外走去。

然而肩膀处被谁轻轻地一拍。

镜音铃下意识地回过头去,眼前期待已久的景象却在瞬间撞入了已是模糊不清的视网膜内。

少年扎着松垮的小辫,双手插在外套口袋的两侧,嘴唇微抿着,如海水般澄澈干净的眼眸里尽是笑意,柔白的灯光轻柔地映在了少年的身侧,以往看似坚硬的轮廓亦是柔软了几分,精致得令人几乎要移不开视线来。

“好久不见,我是镜音连。”

少年清冷温柔的嗓音在耳旁绕过,楞了半分才回过神的镜音铃慌忙抱紧了怀里的物品,才忍不住地笑了起来,软糯的嗓音里亦多了几分不易察觉的惊喜。

“好久不见,我是镜音铃。”


-FIN-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0)
©林一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