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一羊

阿澄/一羊/艾攻

文风多变的girl,只想吃甜甜的sugar。

【少年同盟/悠高】Sunshine。

学校动漫社的社刊文,没灵感硬是被逼着赶出来的,虽然事隔一个月现在看起来剧情简直黑历史【x】,还是放出来羞耻一下吧,剧情真的好渣【】

————————

01.

  秋日里温暖的风无声息地扫过这世间万物,种植在行道两旁的不知名的树摇曳着落下了一地的枯黄枝叶,不远处占据了满满一片田野的稻穗汇成了金黄色的海洋,随着风向唰啦啦地如同诺米骨牌般向后倒去。

 

  蹲立在地上的亚麻色发少年久久地眺望着远方,右手随意地从遍布枯黄枝叶的地面上拾起了一根,纤长的拇指跟食指稳稳地捏住了叶梗,旋转,一副百聊无赖的模样。

 

  而他身后那位与他模样几乎一模一样,却留着中分刘海的少年却无心欣赏四周的秋日美景,立在眼前的熟悉大门如同一道坎般挡去了前方的一切去路,唯有门边上的一把银色大锁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刺眼的光亮。

 

  “外婆不在家么?”佑希依旧保持着蹲立的姿势转过身来,语气平静地问道。

 

  “嗯。”

 

  最近稀穗高校难得放了个小长假,原本想在家里享受这悠哉时光的愿望却在某一天起床后破灭了,就在悠太慢悠悠地享受着母亲刚做好的温热早餐之时,在厨房里忙活着的母亲突然转过身来,脸上是一如往常的温和笑容道:“那个,悠太你跟佑希可以回外婆家探望一下她么?正好有些东西想麻烦你们送过去。”于是悠太两兄弟只好凄惨地收拾好行李准备下乡探望外婆,而临出发前佑希竟还出了个馊主意说:“不如我们去之前不要联系外婆好了,给她老人家一个大惊喜说不定她还会感动得潸然泪下哦。”

 

  ——于是现在他们便落得现在这种有家归不得的更为悲凉的下场。

 

   “那现在怎么办好?”佑希悠然问道,“我们坐车回家?”

 

  悠太无奈于自家弟弟的一脸无所谓,回答道:“那辆车六小时才来一趟,坐回去还要花上整整三个小时。”

 

  “真是悲惨的下场啊。”佑希微微的皱了眉,将手中的叶子扔开,“不如我们就在这里打个地铺睡吧,反正我是不会介意跟悠太一起睡的啊。”

 

  “……咦?!这不是……悠太君跟佑希君么?”

 

  就在悠太正准备反驳佑希时,身后却传来一道尤为熟悉的软糯嗓音。

 

  悠太下意识地回过头去,记忆里许久未见的黑短发少女此刻就站在另一边的灰白水泥地上,脸微微地涨红着,依旧是熟悉的拘谨神情,除制服外从未见过的白裙穿在她身上是意外的合适,朝上翻起的双手捧着一盘的樱花糕,身后是大敞开着的门户,与悠太的外婆家不过咫尺之遥。

 

  “高桥同学,可以给我几块樱花糕么?”不知何时踱到少女身旁蹲立着的佑希不客气地提出了要求道,“我肚子饿了。”

 

  “当,当然可以!”高桥明显一副被吓到了的模样,还是边点着头边从盘子里挑出几块递给了对方。

 

  “抱歉,我家弟弟吓到你了。”悠太低低地叹了一口气,替他道歉道。

 

  “没关系。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是父母吩咐我们回来探望我们外婆的,结果回来之后才发现外婆根本就不在家。那么高桥同学你呢?”

 

  “我也只是回来探望外公外婆而已。”高桥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又想起什么似的说道,“那你们现在怎么办?要来我家先吃顿饭么?”

 

  “哦——高桥同学真是个大好人,我都要为你着迷了啊。”佑希一边吃着仅剩的几颗红枣,一边含糊不清地说着这样的话,明明只是普通的玩笑话而已,却又惹得高桥一副慌慌张张的模样。

 

  正午的太阳驱走早晨时微凉湿润的空气,如同宝石镶嵌在草叶间的露珠被蒸发成水汽消散在温和的空气中,夹杂着秋日暖阳的气息一并将他前秒仍担忧烦躁的心绪带走,仅仅留下莫名的安然舒适。

 

  看着眼前依旧打闹着的二人,悠太向着阳光的方向,温和微笑着的神情不自主地显露出来。

 

02.

  “哦哦哦哦!原来你们两兄弟就是她经常提起的那两个孙子啊!”高桥的外婆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眼前长相几乎一样的悠太和佑希,语气里夹杂着几分惊奇。

 

  恰巧悠太跟佑希吃过午饭后高桥的外公外婆就干完农活从外头走进了屋内,看见悠太跟佑希自然是被吓了一跳,经过一番解释之后才发现二人原来竟是老邻居的外孙。

 

“真是可惜呢。你们来之前怎么不先联系一下你们外婆?她啊,跟着她老头子去旅游了,还要过几天才回来呢。”高桥的外婆一边为他们倒着茶水,一边好奇地问道。

 

  听到这样的问话,悠太下意识地看向了身旁的“始作俑者”,然而对方却仿佛不自知般的自顾自地从桌上拿起一块饼干就咔叽咔叽地吃了起来,一副优哉游哉的模样。

 

  “因为某些原因才没有联系。”悠太只好随便扯了个谎回答道。

 

  “那么,要在我们家住一段时间么?反正你们跟里奈本来就认识,对吧?”

 

  “啊,抱歉,不会打扰到你们么?”

 

  “当然不会啦。”高桥的外婆和蔼地笑着说,“趁你外公外婆还没回来之前就先尽情享受一下这里的各种乐趣吧。”

 

  “真是十分感谢。”

 

  “诶诶诶?!”

 

  反倒是在厨房里好不容易找出几包零食的高桥刚出厨房便被眼前两人的对话吓得将零食啪嗒一声地摔在了榻榻米的地板上。

 

 

  下午时高桥的外婆带领着悠太和佑希在屋内一间房前停下,纸门在外婆的手劲下喀拉作响着拉开,稀疏的光线仿佛寻得突破口般的朝外迫不及待地涌现出来,如同草叶般浅绿的榻榻米上在双脚的践踏下投出几声低沉的闷响,白纱半透明的窗帘伴随秋风在空中肆意地翻滚着,窗后景色在窗帘的包围间若隐若现,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樟脑丸及阳光常年照射下的熟悉气息。

 

  悠太听见高桥外婆在耳旁略带抱歉地说着什么,然而他的所有思绪蓦然远去,似跌入某个真空环境之间,听不见四周任何声响,仅有他的呼吸声在一片寂静中单曲循环着,仿佛在某个遥远的时空里也曾出现过这样的情景——

 

  白瓷光滑的砖摩挲着他的手肘,带来阵阵冰凉触感,行人碾过落叶发出的清脆声响,推土机轰鸣响着的发动机声音以及鸟儿停落树干时盈满绿叶摇曳的声响都在一瞬被谁滤去,仅剩那打着节拍,嗓音稚嫩的歌声在耳旁不停息地回荡着,他下意识地往前探了探身子,紧握在手中的昆虫网却跌落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声响,惊动了那声源,花纹精致的和服微微一摆,陌生的湛蓝眼瞳里映入他那时惊慌失措的模样,清晰如同倒映在海面上的影子,泛着盈盈水光。

 

  ——那么然后呢?

 

  “悠太……悠太!”原本只是轻声唤起的声音蓦地提高了几个分贝,不知名的思绪如同撞了壁般的消散在记忆的洪流之中,哗地将他扯回了现实之中,悠太回过神来,看见佑希一脸疑惑地看着他道,“悠太你发什么呆呢,已经收拾好床铺了,还不出去?”

 

  他下意识地环顾四周,才发现原本空无一物的榻榻米上已然铺上了两床棉被,正想说些什么,佑希却故作无奈地说道:“我知道悠太久违地跟我一起睡很激动,但是也不要激动到神游到别的什么地方去才好啊。啊啊想想都觉得兴奋呢。”

 

  依旧是用着平淡的语气说着这样不知所谓的话语,悠太习以为常般的笑了笑,一边推着自己弟弟出去一边说道:“是是,那么我们现在就出去吧。”

 

  房间内最后一道光线伴随着纸门的关门声堙没在缝隙间失了踪影,一并带走了那些零散的记忆。

 

  ——后来到底怎么了呢,那时候。

 

03.

  即使是到了这种地方佑希依旧是不忘“看漫画”三字,硬拉着悠太出门到处搜刮书店,岂料在这种边远小镇里,书店离外婆家来回竟有一个小时左右的路程,再加上佑希死赖着在书店里站着翻了半天的漫画才买了一本回去,回到家时悠太只能想到“筋疲力尽”这四个字来形容他此刻的状态。

 

  吃完晚饭过后悠太拉开客厅连接院子的落地窗,坐在地板上吹着晚风暂且算是休息,另一边高桥的外公跟外婆看着电视上最近流行的娱乐节目,佑希则是早早地回到了房间里欣赏着明明已经看了几十遍的漫画杂志,仅有高桥四处不见人影。

 

  悠太微微侧着头,茶色眼眸里不禁流露出疑惑的神色来,晚风卷起他前额的发,不留意间便绕向了后头,葱白纤长的手却不知何时出现在眼前,顺手将他乱了的发轻轻理好,触碰间带来极轻浅的暖感,他下意识地回过头来,看见前一秒仍寻觅着的少女此刻站在朝向小院那边的方向,正面映着灯光的面容上带着他所曾熟悉的温柔笑容,只是微微弯起的眼眸里却隐藏了几分复杂情绪,似难过,又像……

 

  然而仿佛回过神来一般,少女好似意识到自己做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动作,慌张着收回了前秒仍停留在少年额发上的右手,一张脸涨得通红,他听见她举足无措般的道歉道:“对,对不起,下意识地就……”

 

  “没关系。”悠太刻意让自己不再在意她似昙花一现般呈现出复杂情绪的神情,摇了摇头,又指了指自己旁边的位置道,“高桥同学不坐下么?”

 

  “诶?……好的。”高桥犹豫了半会儿之后仍旧是拘谨着在他身旁坐下。

 

  就这样彼此无言。

 

  凉薄如水的月光浸染了草坪,一直蔓延到二人晃荡着的腿间,悠太忍不住地微微侧过脸去,瞥见身旁的少女依旧是坐落不安般的揉搓着衣角,头微低着,长至脖颈的发掩盖了她此刻的神情。

 

  “再揉下去衣服就要被你揉破了哦。”忍不住地笑话她道。

 

  “诶诶?!会,会这样么?!”原本微低着的头突然抬起,转向他的方向,意料之中略带惊慌的神情,过了半会儿少女又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微微红了脸,“等等,悠太君你刚刚是在开玩笑对吧!”

 

  “嗯,大概呢。”

 

  气氛一下子又沉默了下来。

 

  然而就在悠太感到对方是不会再回答的时候,高桥却扑哧地笑了一声道:“真的是……好久,好久没跟悠太君这样说话了呢。”

 

  “好像是这样的啊。”

 

  虽说两人都是同校,但彼此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小圈子,再加上性别方面的不便,要在学校说句话更是难上加难,如今这样一同坐着聊着天的事情仿佛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嗯,其实我一直都觉得悠太君像是我的树洞呢……”高桥双手环绕着膝盖,半张脸都几乎埋进了双手之间,软糯的嗓音闷闷的更加是含糊不清起来。

 

  “嗯?”

 

  “就好像那时候一样……听着我发着牢骚的人不就是悠太君么?”

 

  “嗯。”

 

  “悠太君……真的十分的温柔呢。”高桥突然微笑着说道,随即又绕开了话题,“还有半年就毕业了,悠太君……有什么打算么?”

 

  “我的话,大概是会跟弟弟在家附近上同一所大学吧,跟他从事同一项职业也说不定呢……那么高桥呢?”

 

  “我……很喜欢书呢,大概会想当图书管理员啊,或者杂志编辑之类的。那个,悠太君会觉得很无聊么?”

 

  “唔,我反倒觉得意料之中呢。”

 

  “诶?”

 

  ——其实啊,我想跟高桥同学上同一所大学呢。

 

  ——这才是实话吧。为什么不敢说出来呢。

 

  “砰——”

 

  逐一绽放在夜空中的烟火打断了二人断断续续的对话,不断变化着的光线跌落在少女和少年的脸上,身上,几乎要把他们堙没在这温暖甚至足以催人泪下的光影之下。

 

  悠太下意识地转过脸去,却在看见少女此刻神情的一瞬蓦然地愣住——

 

  少女微微昂起脸来微笑着,泪水却几乎淹没了她整个脸庞。

 

  “呐——悠太君。”

 

  ——那时候的你,究竟要说些什么呢?

 

  那些咻咻升起而又迅速绽开的烟火一声声地掩盖住少女张开嘴时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毫无保留。

 

  ——我啊。

 

 

04.

  樱花盛开的时节,稀穗高校也随之迎来了有一个充满悲伤与离别的毕业日。

 

  毕业致辞上要作为全年级第一的毕业名次被学校送上了演讲台,看着要拿着演讲稿,明明紧张到几乎说不出话来却死撑着的模样,千鹤毫不客气地在下面笑个不停,还死命地拍着春的肩膀,眼泪都快飙了出来。

 

  随后便是照例的同学之间相互寒暄,悠太看见多愁善感的女同学们早已搂在一起哭泣着不舍得曾经同窗过的对方,就连昔日的某位总是自称着“男儿有泪不轻弹”的男同学也早已哭成泪人儿般的用衣袖一边擦着眼镜一边用拳头捶着身旁同学的肩膀,往日总是洋溢着欢声笑语的教室里现在只剩下离别时的依依不舍。

 

  不知怎的悠太突然就想起了那个总是拘谨着不停道着歉,涨红着脸不好意思地笑着的高桥。

 

  ——现在的她,能够好好地搂着好友尽情地哭泣宣泄着依依不舍了吗?

 

 

 

  在独自走去自动贩卖机的途中,悠太又再次路过学校的鞋柜,不经意地一瞥却意外地发现了高桥那熟悉的侧影。

 

  向上伸起的右手里紧捏着一封纯白底色的信封,高桥犹豫了半分过后还是打开了眼前的鞋柜,被打开的一面朝着悠太的方向,贴在表面上的一张白纸上所写的“浅羽悠太”四个字却是格外的显眼。

 

  悠太并没有发出声音来,而是继续站在原地盯着正站在自己不远处的少女接下来的动作。

 

  他看见她小心翼翼地将那封信塞进了他的鞋柜里,又关上,正准备转身离开,却又撞上了“鞋柜主人”那一动不动的紧盯着她的视线,原本放松了的身体又莫名地紧绷起来。

 

  “悠太君……?”

 

 

 

  “我之前不是说过‘我觉得悠太君很像我的树洞呢’之类的话么?”高桥微低着头踢着脚下的小石子,说道,“但是我又没有那个勇气再找你发发牢骚,所以我才自作主张地将这封写满我这一年间所有不开心的信塞进了你的鞋柜里。”

 

  “真的是十分的抱歉!”

 

  “……那么,现在就直接给我如何?”

 

  “这样可以么……?”高桥微微地愣住,然而顺势伸出的手却又莫名地缩了回来,“那个,在这之前,悠太君可以先答应我一个请求么?”

 

  “嗯。”

 

  “要答应我……回到家以后才能看哦。”

 

  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少年将完全喝光的饮料盒扔进了垃圾桶内:“那么高桥同学也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对吧?”

 

  大抵是没有意料到对方突如其来的一句问话,高桥微微地愣住,却又很快地反应回来道:“可,可以的哦,只要是我能回答的问题。”

 

  “高桥同学小时候有没有在你外婆家里穿着和服领着一群小孩子唱歌呢?”

 

  “诶?……”朝背后收拢着的双手蓦地收紧,高桥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瞪大了眼睛,但又很快地摇了摇头道,“绝对没有呢。”

 

  “在说谎呢,高桥同学。”

 

  “……”

 

  “所以说,高桥同学的那封信也不是什么牢骚之类的吧。”

 

  闻言,少女原本紧绷着的神情逐渐放松了下来,她微微地笑着,如同释然般的说道:“真的是……什么都瞒不住悠太君呢。”

 

  夕阳逐渐沉没在地平线间若隐若现,温和的光线游曳在空气里,极其微小的尘埃浮游着,像是迷你世界中的雪花,落在少女那倒映着少年模样的眼眸中,悄然无息。

 

  “呐,悠太君。”

 

  “之前就想告诉你了呢。因为父母工作的调动以及我从小的愿望,我要去很远的地方读大学呢。大概距离这里也有几个小时的车程吧。”

 

  少女刻意微笑着语气平静地说着,然而肩膀微微地抖动着,湛蓝的瞳孔里早已盈满水光。

 

  “在说谎呢。”

 

  “并没有啊。我啊,已经决定对这里的所有事情都一一放下,去了那边以后,我会结识很多很多的新朋……”

 

  “高桥同学就是在说谎啊。”语气罕见地执拗起来,悠太毫不躲闪般的直视着少女的眼眸,“其实高桥同学一点都不舍得这里的事情对吧。”

 

  “其实一点都不舍得你的朋友们,亲人们,还有……我们吧。”

 

  ——明明是想说,还有我的。

 

  “嗯……”仿佛再也控制不住般的,高桥一边如同孩子般地揉着眼睛,一边哽咽着说道,“悠太君。我说谎了啊。明明小时候曾经穿着家人给我换好的和服,在外婆家里唱着歌领着邻居家的孩子们唱着歌,那时候我看见了,趴在窗台上的人。”

 

  “没想到还是被你看见了啊。”悠太微笑着,“明明在发出声响的时候我就已经蹲下了身子了啊。”

 

  “还有,我其实很不舍得小纯他们……”高桥突然抬起头来,似兔子般红了一圈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悠太看,“我也……不舍得悠太君啊。”

 

  然而少年却略带不自然地回过头去,刚张开嘴来却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其实——”

 

  “嗯?”

 

  “如果可以的话。”

 

  “嗯。”

 

  黑发少女微笑着回应着。

 

  “我可以跟着高桥同学去读同一所大学么?”

 

  ——只要有你的地方,再远我也想去。

 

  原本紧捏在少女指尖的信封啪地一声跌落在地面上,信纸的一角露出切口,清秀工整的字迹斑驳可见——

 

  其实很早之前就告诉悠太君了呢。

  悠太君不是我的树洞。而是我最最喜欢的一个人。仅此而已。

 

-FIN-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8)
©林一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