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一羊

阿澄/一羊/艾攻

文风多变的girl,只想吃甜甜的sugar。

【进击的巨人/利佩】看不见的世界①

00.


佩特拉感觉自己仿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在那片几乎要侵满她金色眼瞳的黑暗,以及那几乎令她痛到失去所有感知甚至耳旁依旧能够清晰听见自身骨头快速断裂开来的清脆声响来临时的一瞬。

 

好似负责接管外界讯息的脑部组织在一瞬被切开所有信号,脑海空白,嘶哑浑浊的杂音在耳旁萦绕,光线骤然暗下,一抹苍翠闪过,那时几乎每日都能看见的熟悉的背影依旧挺直停留在模糊的视线里,忽远又近,那熟悉的名字几乎要从佩特拉的嘴里呼之欲出,然而现实骤然而来的刺痛却在一霎间止住了所有虚幻飘渺的回忆,连同他的背影。

 

 

——啊,我是要死掉了吧……

 

儿时父亲曾拉着自己参加过祖母的葬礼,至今仍印象深刻的一句话仅仅一句“你祖母去世之前,好像做了个很美很美的梦哦。”

 

利威尔。

 

那个明明身高极矮,在神经质粗暴的表面之下却总在不经意间袒露出几分温柔的利威尔。却是佩特拉这一生美丽而又不可及的梦。

 

 

01.

 

再次恢复意识时佩特拉只觉得身上的某种感觉变得奇异起来,沉重的身体躯壳仿佛被谁使用了神奇的魔法般减轻了质量,佩特拉觉得她只要稍稍一跳便能轻松地飞起来,纵使这种想法是多么的荒诞可笑。

 

葱郁的树林层层包围她于其间,晨间过于温和的阳光透过繁密的枝叶零碎地摆布在雨后仍带有几分湿润的泥土之上,佩特拉就这样站在忽明忽暗的光线之下轻轻地抬起了手臂,依旧是毫无一丝空气抑或来自重力的阻碍便能轻易地完成,然而更令佩特拉感到讶异的是,因为战斗而在手臂上积攒下来的伤疤,就连以往阳光掩盖在裸露皮肤上所带来的灼热感也随之消失得无影无踪。

 

——所以说,现在的我到底是活着……还是死掉了呢?

 

“今天中午之前务必将发现的尸体回收然后离开!”“是!”

 

远处隐隐约约传来的对答声将此刻少女迷茫杂乱的心绪打断,某种物体快速撞击在粗壮树干之后又迅速离开的清脆声响在耳旁不间断地传来,佩特拉下意识地转过身去,熟悉的苍翠掠过眼前——是几名身穿着调查兵团斗篷的年轻少年,此刻他们正在佩特拉头顶上方的树干间快速地移动着。

 

“不好意思,能顺便带我回去么?”佩特拉微微抬起头来,就在几名少年快要跃过头顶时的一瞬竭力地高呼求救。

 

明明在自己眼里看来音量已是最大的呼喊,可几名匆忙前行着甚至向眼下地面四处张望的少年们却是一副没有听见般的模样,佩特拉甚至可以听见他们故意压低了嗓音的谈话声——

 

“据说调查兵团最为强大的利威尔班也因此栽在了女巨人的手里呢。”“诶,好像那个叫佩特拉的前辈的死状也十分惨烈呢,明明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啊……”

 

于是所有的疑问就此得到了答案,纵使那个答案并不是佩特拉所期许的。

 

是的,她死掉了。现在的她,大概只是一具卑劣到连可以蜗居的容器都没有的游魂罢了。

 

 

佩特拉忘记她在野外游荡了多久,多少个日夜轮转,也曾在途中见到过被蛆虫蠕动掩埋的腐臭尸身,抑或径直地朝她走来却又对她视而不见的巨人,佩特拉不禁想道,那些人嘴里死状惨烈的“自己”是否会被遗弃在这了无人烟的野外,还是极其“幸运”地被带回了壁内完好地安葬。

 

直到她终于回到曾经熟悉的兵营里。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
©林一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