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一羊

阿澄/一羊/艾攻

文风多变的girl,只想吃甜甜的sugar。

【凯源】我最近好像恋爱了

*十年后的设定,甜甜的希望大家喜欢。


00.

接近七点多才逐渐暗下来的天空,不远处的霓虹灯逐盏亮起,沉淀在仍夹杂了几分光亮的天空之中,晕染成了边缘模糊的小色块。

王源一边低头玩着贪食蛇,一边踩着前人的影子往前走去,路灯昏黄的灯光将他的影子拉长,虽然他清楚对方的身高向来可观。

直到眼前沉默地走了一路的男人终于停下了脚步,然后用他这数十年间极熟悉的声音低声说道——

“王源儿,我最近,好像恋爱了。”

他下意识地抬起头来,撞上了对方幽黑的眼眸。

手机屏幕上的贪食蛇终于撞上了墙壁,大大的红色字体宣告着“GAME OVER”的字样,刺眼至极。


01.

得知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王源的内心几乎是奔溃的。

王源很想发脾气,想大吼一声“说好的25岁以前不谈恋爱的你竟敢提前两三年”“你给老子滚你个负心汉”诸如此类的友好回应。

但是他清楚地明白自己身为王俊凯多年的好友,最后也只能拉拉嘴角——

“哈?!你别吓我,哪个倒霉的女生被你给看上了?”

等步履艰难地回到家以后,王源感觉自己好似丧失了生存的欲望,顺势摸开手机给易烊千玺打了条微信:“你知道王俊凯喜欢的人是谁不?”

尔后又觉得自己不太含蓄,于是王源又坐直了身子,一个字一个字地删除,犹豫片刻之后用极其活泼的语气重新发了条微信说:“哎哟妈据说王俊凯恋爱了?”

回忆起方才自己笑容僵硬的一句问话,王俊凯那家伙非但没有直接回应他,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笑,害他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不止,还……十分的不爽。

而平时顾着玩弟弟的千玺竟然碰巧在玩手机,很快的就回了他一句道:“嗯。你才知道?我见过了,你也挺熟悉的一个人。”

他也很熟悉的一个人?!

王源挠挠脑袋,想努力回忆起自己最近都跟哪些女性接触过。

跟他、王俊凯合拍过一部电影的女星A?王俊凯大学时的疯狂追求者小珊?难不成还是……任姐?!

王源忍不住想到任姐跟王俊凯走到一块甜蜜对视的场面……这种绝无可能的禁忌感让他感到身上凉飕飕的。

啊啊啊受不了了。

“哎哎哎究竟是谁啊?”

管不了什么含蓄不含蓄的,王源心想他作为王俊凯多年来的好哥们总有权力问一下他未来嫂子(待定)是谁吧。

“你自己问他呗,我觉得他不太好意思说出来吧,毕竟这么多年了才爆发的那什么。”

哦竟然还是日久生情。

王源想摔手机。


02.

被行人推开而快速旋转着的旋转门被日光笼罩而在金属边框上跳跃出的光线落到他被紧紧包裹起来仅暴露在刘海底下的眼睛里,惹得他下意识地眯了眯眼睛。

尔后才又拉了拉有些下滑的黑色口罩,大跨步地朝着旋转门的方向走去,一副来势汹汹的模样,站在一边的保安犹豫了片刻便将他拦住:“你不能进去。”

“哎?为,为什么啊?”有些做贼心虚的王源乖乖地顿住了脚步。


王俊凯忍受着在别人在自己脸上补粉涂涂画画着,只是不小心抬头看了看窗外,就看到了什么太过于显眼的东西。

没错,是东西。

这个世界上应该很少会有人会同时戴上黑色口罩穿上黑色外套黑色衬衣黑色裤子,以及……黑色的鞋子和背包。

虽说听起来很酷炫,但是这样远远地看过去,王俊凯以为自己看到了一条巨型的毛毛虫……

可是再仔细观察的话。

很眼熟。


“保安叔叔,我说过多少回了,我真的不是变态跟踪狂。”

在生人面前一贯露出礼貌笑容的王源在多次的解释过后非但没有遭到保安的理解,对方甚至于将他错认成前几日在大厦里作案多次的变态跟踪狂,并且声明要将他扭送到警察局里。

王源感觉自己额头上划过冰凉的触感,大抵是紧张情绪所致的冷汗。

他很讨厌被别人误解,更何况是他这样英俊潇洒的美男子竟然被误解成变态跟踪狂。

“抱歉,他是我朋友。”

就在王源犹豫是否要发飙之时,一道不失礼貌与温和的嗓音卡了进来。

尘埃与日光交织的空气之间,少年微笑的模样以及微微露出唇间的瓷白虎牙勾勒出一道柔和的风景线,然后是——

“噗哧——”

在看清了对方整体打扮的王源,不厚道地笑了一声。


03.

丢失偶像包袱近乎十年的王俊凯怎么也不会在王源面前懊恼些什么,只是对方已经在自己身边笑了整整好几分钟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大概就是在描述现在的场景。

王俊凯一早就料到自己会落到被好友取笑的地步,但是这部剧的编剧是他多年好友,拒绝也不太厚道,所以他只好客串了这部剧里的一位……女角色。

将头上厚重的假发扔到一旁,也不管身后喷水池洒落过来的水珠是否会溅湿了假发,他只清楚自己心底那股被王源嘲笑了许久的一丝不爽好像有了宣泄的方法。

王源笑得直岔气,等消停下来之后抬头一看,却看见王俊凯带着极其灿烂的笑容盯着他看,像是在算计着什么。

他不禁打了个寒噤:“喂你,你又想干嘛?”

“好笑,你怎么知道我要盘算什么?你大哥我像是这种人吗?”

王源真的很想回答说你就是这种人,但此时此刻他正处下风,于是乖乖地摇头。

“你今天来……是想打听我喜欢的人?”

料是没想到他会单刀直入。

王源笑容僵硬:“哈……怎么可能?我就是好奇你演的角色嘛,哈哈……”

烂到不行的借口,自己从前就没有太多的好奇心放在王俊凯饰演的角色身上。

原本也想要王俊凯打着哈哈就过去的一句玩笑,结果稍一回神就发觉到对方已然认真的神情。

“哎,正好她今天也在剧组诶。”


04.

王源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能撞上情敌对情敌的烂俗剧情。

但是关键是对方也应该也没把他放在情敌的位置上吧,毕竟他怎么看也只能算是王俊凯携手近十年的好哥们好同事。

王俊凯下一场戏就得上场,跟王源在外头唠嗑了几句就要赶着回去,可王源疑心重重,于是顾不得什么面子就嚷了一句让我跟着去,幸好对方也没有拒绝。

于是他在保安一脸质疑的神情之下,挺直了背地朝着梦寐以求许久的旋转门迈去,心中莫名的一股自豪之感,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得瑟些什么。

王俊凯是没有支会一声就跑了出去的,被晾在一旁许久的化妆师只是嘴里碎碎念了几句就把他按到座椅上接着给他化妆,王源坐在一旁发着呆,突然有些无聊。

直到肩膀被谁用极轻的力气一拍,伴随一声语气低柔极了的喊声:“嘿。”

他回头一看,撞上了对方因为笑容而微微弯起的眼眸。

——是许久没再见过的贺美琦。

许久这个词语可以囊括几个月的范围,也可以是几年的跨度,而王源已经忘记大致的一个时间段,只是依稀想起来上一次的见面对方轮廓稚嫩,而如今已经跳脱出年幼躯壳越发成熟美丽起来的贺美琦让他差点认不出来。

只能说是,女大十八变。

“好久不见。”她笑道,“来找王俊凯?”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隐隐觉得贺美琦语气里带了往前没有的亲密感。

“嗯。来看看他的笑话。”

“哈哈确实挺好笑的。”

之后是一片难挨的沉默。

王源在桌子底下玩着手指,片刻有些犹豫地开口道:“啊对了,贺美琦你有男朋友没?”说罢他又有些后悔,心想这会不会太过于直接了啊。

“有了。”对方有些不好意思地点头道。

“……是我也认识的人?”他突然回想起那些关键词。

“……嗯。”

“认识很久很久的?”

“嗯,他很好人的。”

“是,是突然爆发的感情?”不祥的预感。

“对啊,我以前从来都没想过,我会突然之间,喜欢上他。”贺美琦低着头,手指互相交缠着,抛却以往平静淡定的形象,此时此刻的她井然像是一名热恋中的少女。

若是平时,王源可能会大大方方地说一句“恭喜”,可是此时此刻他只体会到了一股透不过气来的窒息感,他深呼吸后控制了情绪问:“姓王?”

“你怎么知道的?!”贺美琦果不其然地露出一副惊讶的神色,“他……告诉你了?”

王源笑了一笑,但是他能猜到自己现在的笑容肯定很难看。

“我猜的呗,这有什么难的。”


05.

王源真的很想冷静一下,但是就在他想要戴上口罩继续当个酷炫的黑衣人潇洒离去时,他的手机叮咚一声声响,显示来了短信。

他打开一看,是王俊凯的——

“我很快就拍完啦,你等我一下,我待会给你介绍一下我喜欢的人。”

“不用了哈哈,等你结婚了再给我送请柬,我现在有事先回去啦拜拜。”

他面无表情地打完了语气欢乐的一大排字,按下了发送,抬头一看,王俊凯还站在摄像机的范围以内,戴着厚重的长发,微笑着与面前的男主角说着定好的对白。

离得自己远远的。

王源觉得折腾了这么久,有点累。


火烧云在天空蔓延开来,像是被谁打翻了的水彩颜料,带着明媚艳丽的色彩,透过黯淡的光线打在了他的身影上,更显得他形单影只。

王源觉得在经历了此等的大悲大喜过后,老天爷应当下一场大雨,以此衬托出他那悲情的形象,当然如果王俊凯突然心血来潮抓了自己的手扭曲着俊俏的小脸蛋朝自己嘶吼着不要离开我这样必定更有失恋的feel。

只可惜晴空万里,想必几日之内都不会有下雨的趋势。

王源哀大莫过于心死。

他忘记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陪伴了自己近乎十年的好友的,有些喜欢并不是简简单单的突然一刹那心动那就是喜欢上的,那些感情是日积月累是多年来毫无缘由的陪伴产生的质变。

如果直白一点的话,那就是一直以为未来自己会迎娶一个贤良淑德的小妻子的梦想突然转变成为——想要一直陪伴在王俊凯的身边。

就是这样好笑简单的感觉。


王源还没从忧郁之中脱出身来,垂放在身侧的右手就被谁用力地一拽,他讶异地转过头去,却看到尚未来得及卸妆的王俊凯不知何时跑到了自己的身后,骨节分明的手掌紧握着自己的,他喘着气明显一副跑过来的模样低喊了一句:“我靠你是想让我低血糖又犯多一次啊走得这么快干嘛?”

“因为我有事啊,你这么急着跑过来找我有事?”出其意料地语气平静,倒也让王俊凯有些讶异。

王俊凯显然有些不知所措地摸了摸头发,低声说道:“我不是说了要给你介绍一下我对象么?”

“哎这种事急什么,是你媳妇又不是我媳妇。”

“怎么就不关你事了?!”音调蓦地提高了几分,“她是我最最重要的人,她跟我牵手过拥抱过接吻过,咳咳……陪伴我走了这么多年,作为我的好哥们,我迫切地需要你认识一下她的新身份。”

“你以为是新浪认证呢?还需要我认识一下她的新身份?”

王源忍着没一脚踹飞王俊凯,只是扯出一个笑容开玩笑道,虽然他知道自己的心里一点都不想开玩笑。

“废话!那个人不就是你么?!”

一时冲动下的言辞使原本对峙着的二人都愣了一愣。

“可,可是我……”王源手足无措地胡乱挥摆着双手,“我没跟你什么牵手拥抱接吻过啊?你你开什么玩笑?!”

而且那个女生不是……贺美琦么?

一思及此,王源更觉得是王俊凯性质恶劣的一个玩笑。

谁料还胡乱挥舞着的手腕便被他猛地一使力紧紧地攥住,尔后朝下滑落与他的手掌相握,他微愣,却看见对方微微低下头去,刘海下蔓延的阴影没过了他的双眼,只依稀察觉到纤长的睫毛剪影。

“牵手。”他突然说道。

“嗯……嗯?”

王源露出一副迷茫的神情,显然还不知道对方用意何在,下一刻被紧攥在王俊凯手腕又被一个用力,他凭惯性向前跨了一步,却栽入了王俊凯的怀中。

残留在衣领间的洗衣粉味与汗味交织着扑入鼻尖,他的下巴抵在了他的锁骨位置上,一瞬间的冲击撞得他鼻子生疼。

可仍未他反应过来之时,对方两手用力地紧拥住了自己,那种肉体相贴所带来的温热触感让他有那么一瞬间恍惚以为自己在做梦。

“拥抱。”

王俊凯在他耳旁低声说道,温热的气流呼到他的耳边,他感觉自己的耳朵现在一定很红。

“你究竟想……”

路灯昏黄的灯光漫过二人相拥的身影,他的视线在光线下模糊了聚焦,仿佛抛却了所有灵敏的听觉与视线,唯有触感在此刻突显出来——

王俊凯偏过头来,吧唧地亲了他一口。

王源的脑袋一片空白。

如果想要用什么确切的修辞形容他这一刻的心情,大概就是突然得知自己中了五百万的大奖却又害怕兑奖的期限已过的这种矛盾的心情。

“接吻。”王俊凯诡异地红了脸,说话也不利索起来,“你,你看,这就是牵手接吻拥抱都干了吧?你是我对象了吧?”

“啊?……嗯好,好吧。欢迎。”

王源支支吾吾地说了一句类似于女性特殊职业的欢迎词,这一度成为他之后感到最为羞耻后悔的一句话。

于是王源就这样被带进坑里了。


06.

“……所以说你一开始为啥骗我说你喜欢别的人?”

回过神来的王源开始秋后算账。

“哎哎哎?我有说过我喜欢谁么?啊哈我没说过对吧。”

王源仔细一想,对方倒也是没有明说自己喜欢的人是谁,够无赖。

“那贺美琦是怎么回事?”

“我也没说过贺美琦是我对象啊。”

“……哦那她干嘛告诉我她对象姓王,还对你态度挺好的。”

“她对象的确姓王啊,我堂弟嘛,你又不是没见过。”

“……哦。”

“……”

王源这才后知后觉自己是被王俊凯坑了,还不能怪罪对方的那种坑,毕竟所有的猜测都是他自己惹起来的。

于是他很憋闷。

“那你干嘛会喜欢上我?”

“好笑,我,我鬼知道,应该是你平时犯蠢的技术比女生还要厉害吧,不对,好像是上回我发烧了你特意来照顾我,对对,很像我妈,很有我妈的感觉,我特别有安全感!”

“……王俊凯我们掰了吧。”

你才像你妈,你全家都像你妈!没情商的老光棍!

“哎哎哎别啊!”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40)
©林一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