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一羊

阿澄/一羊/艾攻

文风多变的girl,只想吃甜甜的sugar。

【凯源】久久

——这漫长流转的岁月长河之中,我多么庆幸竟能伴你一路走来,从旭阳初升到日薄桑榆,从青葱懵懂到白发苍苍,所有的喜悲苦乐我都与你一同品尝。

 

*文/凉时君

*CP:凯源(Karry×Roy)

*第三人称/凯源甜甜甜的一生❤/从青年到老年/各种甜梗你要吃咩/旧梗重提

*总字数7109

 

1.求婚

他把位置挑选在紧挨着巨大的落地窗旁,蔓延的绿意被隔离在窗外,午后温和的阳光绕过枝桠的缝隙洒落在茶色的玻璃桌上,远处的小提琴家正演奏着婉转悠扬的卡农,原本应是心情愉快的,可王源却莫名地有些忐忑不安。

提起茶杯匆匆地啜饮了一口,下意识地抬起眼眸来的那一瞬,却被坐于桌另一边的少年此时安静闲适的模样攫住了视线。

葱白修长的手指正缓缓翻阅着手中菜单,过分精致的面庞被柔和在日光中,纤长如蝴蝶触角般的睫毛在眼窝下扫下扇形的阴影,蓝黑色的衬衣穿在他的身上竟是意外的合适。

——他所认识的王俊凯,从儿时开始便是一个不轻易被人忘却的发光体,即使是在相识十多年以后的今天,他也依然无法习惯来自王俊凯身上的所有闪光点,如同飞蛾扑火般的不顾一切想要追随。

只是想起前几天……

“王源儿……王源?”

王俊凯不知喊了几声才捞回了王源不知又神游去哪儿去的意识,王源这才发现刚刚还被对方捧在手中的菜单早已摆放在一旁,服务生在记录好餐点之后点头离去,王俊凯单手支着下巴,漂亮的桃花眼里满载缱绻笑意。

王源被他过分执着的视线盯得有点紧张,于是又慌慌张张地缀了一口茶水,问道:“干……干嘛?”

“没干嘛,你待会可别被我吓得痛哭流涕。”王俊凯的脸上泛起得意神色,嘴唇微微上扬,可以看出他此刻的心情极好。

“哦……”王源忍住几乎要冒出嘴来的“你这么说谁会不知道这是惊喜哦”,装出一副懵懂模样点点头。

然后再想起几天前不经意在他电脑前看到的网页……王源真的想学他说你这个傻子。

凭着当年出演《男生学院自习室》时的精湛(并不)演技,王源决定继续装作不知道。

之后他与王俊凯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直到服务员将两块造型精美的蛋糕摆到他们眼前,王俊凯显得格外的兴致勃勃,眼里熠熠发光地催促着王源快尝快尝,王源心里也猜到了个大概。

于是带着狐疑的神情一勺子捞起一口蛋糕往嘴里送,他看见王俊凯的视线伴随着他的动作转移,笑意硬是无法抑制地挂在唇边,在他心情复杂地吞咽下那口蛋糕之后,王俊凯又紧张地连问了几句“有吃到什么没”。

之后的几次也是如此,直到王源感觉到牙齿被类似金属硬物卡到时的疼痛,王俊凯恰好做好了思想准备地朝他小声说了一句:“嫁给我。”

应该怎么描述此时此刻王源内心最直白的感受?激动,高兴,感动,亦或是喜极而悲?

在王俊凯的眼中,王源就应该在他精心的求婚之中摆露出这样的情绪,这样才显出他作为一个成年男人的浪漫。

可是王源的反应怎么有点不对劲?

从王源应该是痛哭流涕地捂着脸说我爱你一辈子的幻想之中回过神来,王俊凯发现王源面色发青,热泪盈眶,还双臂挥舞着往自己的喉咙里指。

咦?怎么他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反应过激?

还没等王俊凯反应过来,王源已是两眼一翻,整个人倒在了桌上。

……为什么教他求婚的度娘没有告诉他,被求婚时太激动了居然还会晕倒的事情。

那一刻扫过他脑海中的想法除了对王源的担忧之外,还有“有钱任性”地想要告发度娘的年少恣意。

 

“当红偶像王源因被戒指噎到昏倒于某餐厅。”“因被求婚过度激动,王源晕倒在餐厅。”

第二日的各大娱乐报纸上通通被刊载上这样的新闻,而王源处于晕倒状态时被老板使用海姆立克急救法的狼狈照片被占了很大的一块版面,尽管他在微博微信上数次说明他没事,但他仍旧感受到了粉丝朋友们扑面而来的“哈哈哈哈哈”,简直魔性。

王源想起前几天王俊凯电脑都没关就跑去洗澡,他路过瞟了一眼,还未关闭的百度网页上赫然写着几个关键的搜索词——“经典求婚方法”。

但凡傻子都能猜得出王俊凯这是要准备给他求婚。

当年打完篮球满头大汗被粉丝认出都说着不是王源的他此时正抱着自己破碎的偶像包袱在大床上盖了被子滚了几圈又几圈。

“王俊凯你个傻子傻子傻子傻子!”

“怪我咯?”

还窝在被窝里念念有词的王源万万没料想到刚刚出了门的王俊凯会突然折返回来,原本翻滚着的身体猛地停了下来,隔着被子的他的声音远远地传来,是早已褪去少年青涩的嗓音,磁性低沉撩得他心里痒痒的。

不可否认,王俊凯身上的任何一个地方他都喜欢,哪怕缺点。

王源向来是有话直说,唯独这般细腻的情话,他从不敢说,或是不好意思说。

他被自己的想法惹得耳根发红,被牢牢裹在被子的身体更是热得不行,可下一秒所陷入的黑暗被谁温柔地卸去,他抬头,却撞上了他仍半带笑意的视线,顿时间乱了所有的方寸。

你看,这么久了,他还是无法习惯——

“王源儿。”

他低声唤他的名字,而他棕黑色的眼眸中倒映出王源此时手足无措的模样,像是被他所有的目光束缚住,连双唇相触时的温柔都如同初次亲吻般的令人心跳加速,无力挣脱。

王俊凯在他身边布下了细密的大网,只等他这条大鱼乖乖入网——即使明知那是陷阱,可是这条愚蠢的鱼还是选择了游入网中。

即使这辈子他都要被名为王俊凯的依赖紧紧束缚无法逃离。

 

——“我喜欢你。”

 

 

2.吵架

年过中年,当年足以迷倒万千少女的帅气容貌渐渐被岁月催老,王源跟王俊凯的微博上再不是什么可爱相关的评论,更多的是新粉们的“大叔好帅啊啊啊啊”以及老粉们关于少年时的感叹之类的评论,先前二人偕同许久未见的易烊千玺拍的一套图还直接上了微博最帅大叔热搜。

自此以后王源每晚去公园溜达几圈都能受到老太太们的热烈欢迎,就连跳广场舞的老太太们都高歌着王源王源你最帅在那里步伐一致地挥着花扇子。

王源恍惚间一夜回到了少年时期,只是阿姨变成了老太太。

 

“王源儿,你说。”

又是一天夜晚,王源从公园里溜达回来,满身的老太太们送的挂饰跟花圈,实在是浮夸至极,一旁看似在安静看报实则在王源回来之前仍旧一副猴急的模样在客厅里绕了一圈又一圈的王俊凯忍不住冒了一句。

王源换了鞋子,瞟了他一眼之后淡定说道:“你报纸拿反了。”

“哦……还真的是啊……”刚刚在王源开门之前连忙拿起报纸装装样子的王俊凯有些慌张地转了转报纸,几秒过后才猛然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又转过头去哎哎了几声说,“不对,你倒是说啊!”

“说啥哎?”王源打开电视转了个播韩剧的频道,从儿时被母亲耳濡目染的习惯他到现在都还硬是没改回来。

王俊凯觉着这个问题绝对不可以姑息对待,于是干咳了几声说:“你说你是不是跟广场某个老太太私定终生了?”

“……哈哈哈……”握在手里的遥控器差点摔在了地上,王源定了定神,干笑三声,“怎么可能!”

“好笑。我前几天才看到你跟一个老太太在那里眉飞色舞的说着什么。”王俊凯一副“把柄落我手里了吧”的得意模样,抖了抖报纸道,“一把年纪了也不注意点。”

言至于此,谁料对方直接炸了毛:“我不注意点?呵,上次谁拍戏的时候跟那女演员搂搂抱抱的?那天寒风夜里我看着那张照片几欲落泪,无限心酸你何曾明白……”

“王源儿你这浮夸的演技怎么还跟当年的男自一模一样?!我跟那女演员只是戏里的情侣关系!”

“呵。哪里浮夸了?!要打架吗?!”

“来啊来啊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别以为你腿长就能仗势欺人!王俊凯我们掰了掰了掰了!”

“掰就掰!”

 

…… ……

 

夜幕降临,江边的路灯亮起,映得河水泛起黄光点点,晚饭过后的行人们或亲人或情侣,皆是挽着手有说有笑地在他身旁经过,落寞一人的王俊凯大爷双手插着兜沿着江边一路走去,神色间皆是孤寂惆怅。

一周前他跟王源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之后,王源负气离开,音讯全无。

等十二点钟声响起,他的生日即将到来,可是以往都会陪伴他身旁的王源此时不在。

想到这事,曾经的“东亚醋王”王俊凯潘然悔悟地抱着头蹲在了地上哼起了歌来:“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

由于王大爷唱得过于入迷,以至于身旁聚集了一众围观群众都不知道,等他将最后的那两句歌词哼完之后,一抬头便听见了众人的喝彩鼓掌。

“大爷您肯定很有故事吧?”一名年轻女性激动得抱头痛哭,“究竟是怎样的故事才能迫使您在这大晚上的蹲在路边唱这种歌?!让我想起了我的前男友,我跟他在大学里认识……”

“不……我只是跟我老伴……”还没反应过来的王俊凯傻傻地还没把后半句“吵架了”说出声来,围着他的一群路人就纷纷开始叙述个人的经历,说到情深之处纷纷落下泪来。

最后王俊凯默默地看着眼前一大堆莫名其妙就开始痛苦起来的人们,手里还握了一大把的一毛五毛钱币,曾经以冷静名扬天下的他突然不知如何是好。

 

……我不就是唱了个歌悲春伤秋而已吗……我招谁惹谁了喂?!……

“咦?大叔你咋这么眼熟?”终于有个经常玩微博的姑娘眯了眯眼睛打量了王俊凯一番,随后瞪大了眼睛喊了一声道,“妈……我的妈呀!这不是王俊凯吗?!!”

“谁啊?”“那个微博上的最帅大叔啊啊啊啊以前TFBOYS的队长啊啊啊啊!”

完了。

王俊凯呆呆地看着一大波路人朝着他逼近,夜灯下投射下来的影子一并铺盖在他的身上,黑压压地像是预告了他的命运。

直到被闲适在一旁的手腕被谁用力地一抓,然后是将他拉出了人群,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跟着前面的人一路跑下去,对方身穿着黑色的连帽衫,一路上不曾回头,可从手腕上传来的熟悉触感却让他不自觉地喊出了那个熟悉的名字:“……王源儿?”

江边的晚风泛着凉意,一波又一波地席卷而来,直到对方戴在头上的帽子被风掀开,乌黑的发旋,依然有些蓬松的毛发,让王俊凯更加笃定了对方正是失踪了整整一周的王源。

身后的路人们仍旧执着不肯放弃地追逐着,王源带着他一路穿过了马路,穿过狭小的巷子,穿过安静无人的小道,直到身后再无一人,他们仍在奔跑。

像是穿过呼呼风过的时光隧道,身旁一帧帧掠过的都是他们的过去。

 

他们相识的时间漫长却又像是一瞬的掠影,久到可以忘却曾经的悲伤与不甘,只剩零碎的记忆串成一片,此刻正被他们踩在脚下,每一步都是他们曾经彼此扶持走过黑暗尽头时品尝到的喜悦与甘甜。

——那是王俊凯人生中奔跑得最为印象深刻的一次。

即使所有印象中浪漫的镜头背景中不乏有垃圾桶或被一群被拦司机嚷嚷声的存在。

 

王俊凯觉得吧,尽管捏着鼻子跑过或是弯下腰来给司机道歉,跟王源在一块,那都是浪漫的。

只因为那个人是王源。

 

“所以说你这一周都去哪了?”

因为跑步而疲倦得倒在了江边沙滩上的二人气喘吁吁,王俊凯一边撩起衣袖擦着汗一边还不忘查问某人。

“我去看广场舞表演了。”王源瞟了身旁人一眼,见对方神色凶狠起来,才又乖乖解释道,“哎你可别埋怨我哈,我要是去看了表演,他们就说可以帮我个忙……”

“什么忙?”

王俊凯还没问完,对江的天空中却燃起了几点烟火,“王俊凯”三个字带着绚丽的火花绽放在黑蓝的天空之中,耳畔同时响起的是王源带着羞赧的一声“生日快乐”。

他迅速地转过头去,却只捕抓到对方已然泛红的耳根与一句不好意思般的嘟囔:“喏。这就是他们答应放的……我说小凯你可别觉得就只有你一个人会耍那些烂俗的浪漫……你看我也……哎哎哎!”

原本隔着一个空位的王俊凯猛地蹭了过来,让王源有些反应不过来,却又听见身旁人低了嗓音:“我说王源儿啊,你还记得以前我们录过的一档那什么偶像手记么?”

“记,记得啊,怎么了?”王源不明白王俊凯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提起过去往事,但也乖乖回答了一句。

昏黑的夜色之中,王俊凯的眼眸中熠熠发光,像是昨日那个适才登上舞台时满眼都带着惊奇兴奋的小小少年。

王源很久没有见过王俊凯这般高兴的模样了,于是也跟着笑了起来,圆圆的杏眼眯成了缝儿。

 

“扛扛扛!你还记得么?”

“你想干啥……哎哎哎王俊凯你别真的扛啊你以为你还年轻啊?!”

“咔嚓。”骨骼断裂的声音。

 

后来王俊凯躺了一个月的医院。

但这也是后话了。

 

 

03.缺点

王源清楚王俊凯身上的每一个缺点,就正如王俊凯也清楚王源身上的每一个缺点。

说白了就是王俊凯发现王源最近又开始偷偷地吃糖了。

五十多岁的老人家牙齿本就不利索,前几日才去修修补补过的王源竟又背着王俊凯偷偷地买了一大包的糖藏在了衣柜里头,恰巧今日大扫除被王俊凯一脚踹了“贼窝”,即使是早已习惯了王俊凯的唠唠叨叨,王源仍然感到阵阵的后怕。

果然——

王爷爷一开口教训人来便像是开了闸的水龙头般的停不下来,先是从短期吃糖带来的牙痛再到晚年带来的恶果,王俊凯难得理清了条理地重重复复地说了个无数遍,遭受此等唠叨摧残的王源只想挖个坑立马躲进里头。

对,要是说起王俊凯最大最大的毛病,就是唠叨爱管人。

 

某天不经意将这个小秘密全盘托出,王俊凯还黑了脸道:“哟,王源儿你最近挺狂的啊,你干错的事我还不能管了是不是哈?你信不信我分分钟打断你的腿。”

之后又是一大段长篇大论,王源抱头痛哭几乎要跪下来般的表示从此好好改造争取改邪归正,才瞥见王俊凯的一个满意点头。

 

“凭什么只能允许你追番到半夜,就不允许我吃块糖啊?”王源表示不服。

“哎我这不是为你好么?”王俊凯状似苦口婆心实则心底计谋着要如何成功过关,“别看我追番追到半夜看起来像是自甘堕落,其实我是有苦说不出。”

王源深知此刻又将会是王俊凯的扯淡时间,于是哼了一声说道:“你倒是说啊我看你咋说哈。”

“你看最近热播的那什么XXX吧?讲警察的吧……你要相信我我看一眼就能领悟到这其中擒贼的奥妙。”

“哦,那你给我演示一下呗。”

谁知道王俊凯蜻蜓点水般的在他脸上吧唧了一口,原本等着看王俊凯闹笑话的王源始料不及地呆在了原地,却见对方得意洋洋地说了一句:“你看,‘罪犯’不就呆住了么?”

“呸呸呸谁是你罪犯啊!”王源佯装恼怒地拍了王俊凯的脑袋,“我不管你要是找不到个正当的理由你就别管我吃糖。”

“谁说我找不到法子治你了?”王俊凯得寸进尺地吻了他一口,双唇触碰的那一瞬间,巧克力浓郁的香味在彼此口腔里迅速蔓延开来,等再次睁开眼来,王俊凯满意地看着仍呆在原地的王源说道,“以后还吃糖么?嗯?”

“……小凯你吃糖了?”

见对方一脸狐疑,王俊凯毫不客气地揉了揉他的头说道:“我才不爱吃那甜腻的玩意儿,呀,是不是想知道我怎么做到的?你允许我追番我就告诉你啊要不要要不要?”

“切,你刚刚是刷了巧克力口味的儿童牙膏吧?”

“……你怎么知道的!”

“从年轻时候就开始用的法子我会不知道?……没新意的老头子,把牙膏交出来!”

“好笑!说谁老头子呢!王源儿你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来啊来啊who怕who啊!”

 

 

04.住院

王源刚一醒来第一眼看见的是病房里白花花的天花板,仍处于混沌迷蒙状态中的大脑一时反应不过来,王源还以为自己躺在了家里的床上,习惯性地伸出手来往身旁捞了一捞——落了空。

恰逢年轻的女护士拖着小车子推了门进来,瞅见王源醒了,一边问着“大爷感觉今天舒服点了么”一边拉开了窗边的窗帘,哗啦啦的响声过后,满目的阳光透过玻璃窗倾洒而下,王源下意识地拿手一挡,枯槁皱褶的右手皮肤上赫然扎进了透明的输液导管。

他突然什么都想起来了——前几天他的身体突然出了点毛病,虽说没什么大事,但是王俊凯还是坚持着让他留院观察一段时间,还不忘教训了他一番,唠唠叨叨地说了一大堆的平时不注意饮食老吃零食之类的话。

哎王俊凯真是小题大做,他都七十多岁了有点小病小痛不都是正常的事么?

他还记得他以前在家不小心晕厥过去的时候王俊凯抱着他哭喊着像是他没救了的样子,稀稀拉拉地说了一大堆的我爱你啊王源儿别走啊之类的话,他被他喊得头疼,从昏厥中立马就醒了过来,还气呼呼地拍了他的头道:“你以为你摇一下我就能醒来啊干嘛不打急救?”

之后王源经常拿这件事取笑王俊凯,看见王俊凯皱了眉耳根发红地走开,他并没有告诉他,他抱着他哭的时候他内心其实感动得不行。

 

正想着王俊凯闹过的种种笑话,放在床头的手机一响,打开一看,是王俊凯的短信——“呆子,看看窗外。”

有些吃力地从床上折腾下来,王源颤颤巍巍地提着输液的架子,缓缓迈开步子往窗户的方向走去,此时正值早晨,初升的旭阳灿烂,他微驼的腰身被全部沐浴在日光之中,温和得像是拢了一层金黄的霜,楼下的小道上稀稀拉拉地走过几个路人,手拿着一把破木吉他抬起头来朝他微笑的王俊凯老爷爷在人群中显得这般的显眼。

 

恍惚间回到十七岁的那一年,随着岁月年长越发高大挺拔的王俊凯一如今日般站立在他家楼下,他推开窗,少年抬起头来,手里拿着一把木吉他,边弹边唱着那首曾与他合唱的《董小姐》,只是“董”换成了“王”,一如那日他耍坏般的唱成了王小姐惹他微微一笑,唱到末尾处,王俊凯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耳朵,说:“王源儿,我告诉你件事情好么?”

“啥事哦?”

“我喜欢你。”

 

开头是十七岁,结尾是陪伴他年年岁岁,暮暮朝朝直至尽头。

 

王源记得他已经太久没有拿出那把吉他来,他见他动作笨拙地拨弄琴弦边哼着那首亘古不变的王小姐。

不再是年少时深情缱绻低声吟唱的青涩嗓音,他的嗓音间带了老年人特有的迟缓沙哑,但仍有蛊惑人心的力量。

只可惜难得的演奏只进行了一半,就以年久失修的吉他突然断了弦以为结尾,王俊凯在底下无奈地摆了摆手,脸上却漾开了熟悉的笑容,瓷白虎牙勾得人心弦一动。

王源趴在窗台上,跟着傻傻地笑起来。

 

所有的青春韶华已然过去,你我不再是当日那个容貌俊俏的小小少年,而你一颦一笑仍能泛起我心底层层涟漪。

 

简单至极的答案,只因为喜欢你。

 

 

05.离别

被紧握在掌心中的手,冰凉冰凉的。

王俊凯侧过脸去,看见的是于他视线之中轮廓模糊的侧脸,被浸泡在温和的阳光之中,安详得像是只是陷入了沉睡之中。

 

他仍然记得初次相遇时小孩咋咋呼呼地说着培训不要钱啊真好之类的话语,他听着,忍不住看着他笑了起来;

明明身体因为繁重的学习工作而愈发的消瘦,还不肯好好吃饭,被他训了还不服气地鼓着脸说因为不好吃嘛这样的话;

第一次合唱夏秋的时候,他们还不熟,只是在老师的要求之下表情僵硬地看着对方边笑边唱,那时候他的双眸就已经像是星星一样熠熠发光,很好看;

 

…… ……

 

还有太多太多的回忆,或悲或喜,来不及细细数来他便早一步离开。

 

这个一生中极少哭泣的男人,终于还是忍不住地低声哭泣起来,像是受了伤的幼兽般拥住了身旁已然沉睡的爱人。

窗外阳光依然灿烂。

 

06.结尾

易烊千玺没有预料到他最好的两个老朋友会走得这样的快。

在王源离世的几年之后,王俊凯在易烊千玺千里迢迢走来探望他的那天早晨安详地离去了。

他仍记得他气息尚存之时,连肌肤表情都再难以牵动的他还是浅浅笑着说道:“真好。”

 

真好。我可以去找你了。

王源。

 

 

-END-

后记:

除去恋爱病之外写过的最长的凯源,希望能够符合大家心中关于凯源所有的想象。

时间不长,只花费了我两天的时间写完了这篇文,心中感慨万千,愿我最爱的凯源能够活得比我文中所写的更加甜甜甜。

难得正经了一回的我,你喜欢吗?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19)
  1. 时雨若初林一羊 转载了此文字
    挺逗的。。但挺感人的。。
©林一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