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一羊

阿澄/一羊/艾攻

文风多变的girl,只想吃甜甜的sugar。

【凯源】恋爱病·6

*文/凉时君。

*两年后设定。

*甜甜甜是我们的讯号。

*传送门:恋爱病·1  恋爱病·2 恋爱病·3 恋爱病·4 恋爱病·5



怎么看王俊凯的?

王源蓦地一愣,如果是以前的自己的话,总该会想也不想便回答一句“还能怎么看?好哥们儿呗!”这样的话,那么现在呢……

视线会随着他的一举一动而跟着移动,他的一笑一颦他都记在心里,偶尔发个呆想起来都会傻乐许久。

喂喂这真的是因为发情期的缘故么?

一直坚定自己是个直男的王源首次感受到了自己好像被掰弯了的悲伤心情。

“是不同于朋友的感情,还是说?”易烊千玺说话的语气还是一如以往的平静淡定,但每一个字眼都如同雨点般狠狠砸在了自己的心上。

“我……我不清楚。”

——过去的十六年里王源都没有如同现在般的会将整个身心都投入到某个人的身上,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男生。

要承认一份感情,谈何容易?他并不认为他是一个足够主动的人,别人说他单纯,其实他比所有人都更加清楚——他所身处的这个世界在充满了温暖与支持的同时,背面也一定隐藏了足够的恶意,只要他敢主动迈出一步,或者半步,就肯定会有人紧揪着他不放,那些带着污言秽语的否定与嘲笑他又怎会不清楚?


我喜欢你。

——已经足够清晰明了的答案,他却只能沉默不语。


Act.11

王源站立在老师的办公室前,双手环绕在背后,不远处的空调不知道被谁调低了温度,冒出的凉气呼在他的脖子上有点冷,他想缩缩脖子,但又不敢动弹半分,

“王源,最近你上课精神有点不太集中啊?”班主任突然转过头来,用手抬了抬鼻梁上的眼镜缓缓说道,“再过二十几天可就要中考了啊,你知道不?”指骨敲在桌面上咔咔地响着。

——王源是死也没想到他也有会被老师揪到办公室里喝茶的一天。

王源嘿嘿笑了两声,讨好似的说道:“哈!哈!因为快中考了嘛……所以我最近有点紧张,嗯,紧张。”

“所以你还紧张到失眠了?”班主任瞅了瞅他眼眶下面那极显眼的一对黑眼圈儿,“我说王源啊,中考并不是什么值得紧张的事,当年我也不这么走了过来么?放宽点心……”

这下可惨了,班主任的唠叨模式又开启了!

王源有些心不在焉地笑着点点头,心想着要是被她知道他这些天精神不振的原因全在王俊凯身上,他的下场保准比现在还要凄惨。


放学的钟声远远传来,站在讲台上讲试题才讲了一半的老师无奈地说了一句“还要拖堂一会儿”,炙热阳光跳过他的指尖倒躺在他放置桌旁的志愿表格之上,四边的表格被光线分了两边的亮度,明显在极仓促情况下在第一志愿上写下的南开一字透着光一字身于暗处,像是他的心情犹豫不定。

临走前班主任的话语还在自己耳边回荡——

“下个星期一就要上交志愿表了,你想好报哪里没?”

一心一意想要报读南开的信念在想起小凯时便是全线地崩塌,他想起以前相见时每每找不到话题谈时王俊凯总会源源不断地聊起他在学校里的生活,微微眯起的眼里泛着温和的光,从一开始的满不在乎到现在的无法忍受。

如果我是他同学那该多好?

猛地生出这种念头的王源不禁被自己吓了一跳,那张表格的第一排上的“南开”也不知何时被自己用笔划了两道黑线以示否定。

喜欢这种事情,要比世上任何毁灭性的的武器更为可怖,它甚至能在你不留意时一点点地侵蚀着你的神经脉络,操控你所有的情感与行为像是天平一边慢慢倒向某个人的身旁,而你浑然不知。

——王源正身处于这样的状况中无法自拔。


另一件让王源感到措手不及的事情便是王俊凯突然而来的造访,星期五的晚上王源刚洗完澡回到房间里就被透过玻璃窗的一道黄光照到了眼睛里。

——很明显就是手电筒照过来的光线。

王源捂着眼睛嗷嗷地蹦到窗边想看到底是谁这么大胆拿着手电筒就照过来,结果这么一看不要紧,他顿时就吓得差点摔到了地上,只因为那人是王俊凯。

昏黑的视觉环境里他除了对方手里握着的那个手电筒跟白色显眼的T恤衫之外便是什么都看不清,但是相识好几年的他怎么会认不出那个人的线条轮廓?

“王源儿,给我下来!”他倒是不惧怕四周有谁会经过这儿,一副“我是大爷我怕谁”的气势地朝着他窗户的方向喊了两声。

王源岂敢不从,随意找了个扔垃圾的借口,连个鞋子都还没来得及换就蹭蹭蹭地穿着睡衣跑了下楼。

“这……这么晚了……找,找我干啥子哟?”等王源跑到了他跟前早已是气喘吁吁,连说话都是断断续续的。

“跟我出去吃宵夜。”王俊凯淡淡说道。

“哈?!”原本想着对方会说出点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话来,愣是没想到对方会来这么一句的王源呆呆地瞪大了眼睛。

“你以为我会找你再告白啊?”王俊凯像是看出了他的失望般的笑着调侃他。

王源的脸立马就腾腾腾地红了起来,舌头像是打了结似的含糊不清:“随,随说你会枣窝告白啊切。”

妈呀他说话的语气怎么这么像是一个哀怨的小女人诶?!

王源羞得想要钻进地缝里。

幸好王俊凯也是给了他几分面子没再继续调侃下去,拉了他的手便往外走:“走啦跟我去吃宵夜。”

“大晚上的你突然叫我出来吃宵夜你也是蛮拼的了。”王源任凭他拉着自己的手腕往前走去,绕了一圈的温热贴在他的手臂上有种莫名的不真实感,随意溜出嘴边的一句话里带了多少的忐忑与不安,对方都是毫不知情。


Loading。

尽量再写一到两篇就可以完结啦。记得点喜欢跟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1)
热度(38)
©林一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