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一羊

阿澄/一羊/艾攻

文风多变的girl,只想吃甜甜的sugar。

【K远/凯源】距离。

*文/凉时君。

*K远夫夫的逗比日常。

*整篇文都在气鼓鼓的班长马思远。

*迟来的七夕贺文。

*本文又名霸道学长爱上我/我与学弟不得不说的故事/Pokey game引发的一单血案。



Act.01

距离正常上学仍有五分钟的时间,烈日烘烤着沥青地面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以往充斥着各年级学生的男校门口一片冷清,不远处的一名少年却匆匆忙忙地朝着门口的方向赶去,白皙的面部肌肤被医用的蓝色口罩掩盖,只露出了那双如同小鹿般的杏仁眼来。

燥热的空气伴随着急促的步伐接连碰撞在裸露的肌肤上,再加上一路上的奔奔波波,马思远的心情有些烦躁。

但是这一切说到底也是自己的咎由自取。他想要朝着谁发泄一通,到最后却只能憋着一股气硬生生地吞回了肚子里。

“喂!马思远!”

身后传来谁的一声叫唤,马思远没有仔细分辨出是谁的声音便是低了头地往前走,怕是被谁认出自己的身份来。

结果还没往前踏出几步来便被后面的人轻轻松松地拉了书包的带子。

“其实我不是马……”被别人抓了个现行的马思远有些沮丧地回过头去,然而抬起头的一刻却撞上了对方那带着满满笑意的眼眸之中。

呈一水平线的过于平整的刘海,在烈日的照射下微微眯起的桃花眼,以及略微翘起的唇角——的确是他这两天咬牙切齿地想要千刀万剐的对象Karry不错。


若要谈起他此刻为何如此狼狈地不想让别人认出自己是马思远,则要从两天前的男女校友好联谊大会,不,交流大会谈起。

那天恰好是周六,为了增进与隔壁女校的友好联系,男校校长当即拍掌决定邀请女校学生来到男校参观游玩,恰巧天宇文早在女校那边认识了不少女生,午后一个休息过后,他匆忙着收拾好了便当便嚷嚷着“我要带着那群女生去找我Karry男神去了你慢慢吃啊”之后就不见了踪影。

“无聊。”盯着早已没了天宇文影儿的教室门口,马思远一边嚼着刚放入嘴里的鸡块,一边小声嘟囔了一声,然而往日最爱吃的鸡块入了嘴里却没有了往日的甜美味道,他的心里突然多了那么一点的小烦躁,但是他自以为可以保证的是,自己绝对不是好奇Karry那边的情况。


身着着便装的男女学生在自己身旁或有说有笑,或步伐匆忙地走过,只有他一直停留在走廊的拐角处边踌躇着要不要向前勇敢地迈去一步,只是刚刚伸出了右脚却又抑制不住地缩回,来来去去也不知道重复了多少个来回。

马思远在心里暗暗地腹诽着二文离开就离开还要死地说了Karry的名字才使得他忍不住地想要来看一眼。

然而在一路上的思索再思索之后,就在靠近八年级二班的门口不过一个拐角再几步的距离的时候,他却蓦地停下了脚步。

等等,如果到时候被Karry看到了自己,他该拿出怎样的理由来掩饰自己来看看他跟隔壁女校发展情况的事实?

马思远的脑袋里一片的空白,那些长篇大论的理由突然都在这一刻像是被榨干了水分的海绵般干瘪到无力支撑。

“马思远?”

尾音微微上扬的低沉嗓音绕了个圈儿塞进了他的耳里,马思远下意识地转过身去,看见的却是本该乖乖呆在教室里遭受女生调戏的Karry——当然更该死的是他那在看清了自己的脸之后一副忍着笑的模样。

“怎么?来我教室找我?”马思远笑得轻佻,那双温柔得足以溺死人的桃花眼微微地弯起,任凭谁看见了他这副模样都会无力自拔地乖乖举手投降——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平常总被遭受各种温柔眼神攻击的马思远还是无法免疫地愣了愣神。

好不容易地回过神来,马思远虽然有点心虚,但还是死鸭子嘴硬地驳了一句道:“别自作多情了!我是来找天宇文那家伙的……他不是来你们班了么?”

结果听见这句话之后对方非但没有生气,反倒像是看穿了他心情似的笑了笑道:“对啊你现在跟我进去找找他?”

马思远只觉得脸颊有点发烫,刚张口舌头就像是打了卷似的:“我,我还是不去了……我突然想起来没什么事……喂!”

刚打算转身离开,马思远就被对方拎了衣领地朝着八年级二班的教室走去,途中马思远也想过要挣脱,无奈对方力气大得惊人,只好被对方一路拖行。

“马思远我就知道你会忍不住过来!”看见自己多年来的挚友出现在八年级二班的门口边上,还是被Karry拖着来的,被好几个女生包围在中间侃侃而谈的天宇文探过头来,笑得一脸的不怀好意。

听着天宇文这么一句话,马思远直想狠狠地吐他一脸唾沫骂一句“猪队友”,可惜头顶着“最迷人班长”奖项的他为了顾及形象还是不敢在众人面前造次,只好露出足以让外人看见八颗洁白牙齿的标准笑容。

“噗。”可是还是听见了——身后人刻意地压低了嗓音的一声笑声。


Act.02

若要说男女生之间能够进行的游戏,那也只能是国王游戏,打UNO之类的了,特地来到八年级二班一览男校有名的两个班长兼男神的女生也是煞费苦心地带了Pokey饼干,看上去极清秀的脸上却写着满满的“花痴”二字,马思远突然感到一股子的恶寒。

恰恰在场的人又是对着这个已经玩烂了的Pokey game怀着满满的兴趣,连忙从抽屉里拿出扑克牌来先是进行了国王游戏,马思远抽到的是2,一抬头便正好看见天宇文笑得奸诈,莫名的就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抽到的是鬼!我是国王哈!”在所有人都看清了派到自己面前的扑克牌之后,天宇文亮出自己手里的牌,上面印着的画面的确是鬼不错,于是他清了清嗓子,沉思片刻后说道,“5号跟2号玩Pokey game。”

5号跟2号……?突然回过神来的马思远突然意识到那个2号正好就是自己,那么那个5号……

“我是5号。”

鹅黄色的窗帘被卷起一块拉到了窗边的两侧,温和的日光洋洋洒洒地飘忽在视野所及的每个角落,他抬起头来,看见身侧的少年笑着摊开了手中的扑克牌,太过分明的面部轮廓浸泡在光线中,勾起一道温柔的边。

他不由得愣了愣神,然而手里写着“2”的扑克牌却硬生生地将他扯回了现实之中。

对诶,他是2……

“我要跟Karry玩Pokey game?!”马思远吓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满脸的不敢置信。

“马思远,做人呢,可不能出尔反尔。”天宇文连忙将他扯回到了座位上坐着,笑得一脸的狡诈,“来来来,不就是个Pokey game么?”

旁边的女生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乖乖地拿出了Pokey饼干,拿出一根递给了马思远跟Karry。

“马思远,你该不会不敢玩吧?”意料之外的没有拒绝,Karry单手扶了扶下巴,那双好看的桃花眼微微地眯起,再往下是挺直干净的鼻梁,那么再往下一点点呢……

马思远盯着对方形状美好的唇暗暗地吞了口唾沫,只觉得有什么东西要从胸口中炸出来一般的悸动。

“我,我怎么就不敢玩了?”马思远死犟着要反驳。

“那你就来啊。”Karry将饼干的一端含在了嘴里,如漆的眸子里带着揶揄的笑意。

偏偏马思远不能激,当即脑袋一昏就上前啃了饼干的另一边。

——是不过十厘米的距离。

那双漂亮的眼眸就近在眼前,深不见底的漆黑里映着他带着古怪神情的面庞,他看着对方好似十分无谓地步步紧逼,淡色的唇微微地张开,隐约可以瞅见虎牙尖尖。

马思远此时的心情可谓是五味陈杂——迅速冷静下来的脑袋里昏昏沉沉地像是刚被人灌了几大瓶的酒一般,心跳跳动的速度都比往常要加快了好几个频率,他的身子像定了形般的僵硬到半分半毫都不敢动弹。

“怎么?后悔了?”只剩下一口的距离,刻意压低了嗓音的问话,小声到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

“我,我才不后悔!”如意料之中的,马思远炸了毛,原本不太清醒的脑袋里更是乱糟糟的一片,在冲动驱使之下的马思远想都不想就朝前方狠狠地啃了一口。

可是——

甘甜浓郁的巧克力味道在嘴里迅速地散开,与之触碰在嘴唇上的温度却是意外地令他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

焦距模糊的视野里在最后所捕捉到的是少年像是捕捉到了心仪猎物般微微勾起的唇角。

唯一可以清楚认知到的事实是——他跟Karry接吻了。


Act.03

辛辛苦苦保留了十三年的初吻被一个男生所夺也就罢了,可是更令马思远感到措手不及的则是男女校之间惊人的消息流通速度。

那天他步伐有些飘忽地回到家里之后,习惯性地打开了电脑,上到男校的学生交流论坛上,然而首页满满一页相差无几的主题却是吓得他差点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没错,下午他跟Karry意外接吻的事情不知道被谁扩大化地传播,现在惹得全校皆知,首页上全是“惊呆了!班长委员会副主席Karry跟最迷人班长马思远今天下午接吻并公布恋情!”“论男校风气对男生性取向造成的严重偏差”“可喜可贺马思远与Karry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之类的标题帖子。

马思远颤抖着双手又按开了隔壁女校的交流论坛,首页的帖子与男校竟是惊人的相似,更令他感到悲愤的是他们居然还津津有味地聊起了自己跟Karry的攻受问题,他居然是受!受!受!

好面子的马思远自然是不想被全校学生像看猴似的围观,只好戴了口罩提前上学避开风口浪尖,可是偏偏却撞上了一样提前上学的Karry,他的火气顿时就冒上来了。


“别拉着我!”他有些忿忿不平地挥开了对方扯着自己书包的手,然后头也不回地朝着校门口走去。

“马思远你火气倒是挺重啊。”谁料对方仍旧是不识趣地跟了上来,偏偏还是笑得一脸的欠揍,“不就被男生亲了一口,你何必露出一副被羞辱了的媳妇样啊?”

听见对方这么简单粗暴的比喻之后,马思远更是气得不打一处来,皱了眉地不想理会他,脚下的步伐更是加快了不少。

初一初二的楼层并不相同,纵使Karry想要接着跟下去,可是无奈下午还有几节重要的课要上,只好不打一声招呼便匆匆离开,倒是气头上的马思远浑然不觉身后人早已离开,到了七年级二班的门口之后还转过身去喊了一句道:“你要跟到什么时候?”

不知何时已经走到自己身后的天宇文被莫名其妙地吼了一句,愣了愣神道:“马思远你脑袋烧坏了?”

迟钝地意识到对方早已离开的马思远突然觉得耳根子一热,打死是不想说出原委来让天宇文多了个笑话可听,于是拉了拉松垮的书包甩下一句道:“你管我!”


Act.04

临近傍晚的车站旁人潮涌涌,马思远好不容易地站在了一边的空地上等着车,想起下午天宇文跟自己说因为前两天的事情之后Karry的人气在女校那边有史以来的爆棚,仅仅是上午收到的情书都可以堆起了一座小山。

不知为何他突然有点烦躁,但又恼怒着自己为什么要为这种小事情感到生气,难道真的是因为男校第十条规定禁止恋爱?

他低着头把地面上的一颗小石子踢开,漫射的橘色日光下,那颗微不足道的石子在空中绕起一个弯曲的弧度,落在停顿在不远处的运动鞋前。

对方身穿着一身好看的便服,修长的身影在夕阳的投射下在水泥地板上拖出一道长长的影子,马思远一点点地往上看去,少年的侧脸如同是神祗精心雕琢的工艺品,每根线条弧度都精致到叫人移不开视线来,整齐的黑发上星光熠熠地沾了夕阳的柔光。

——是Karry。

视线定格的一瞬,被默默注视着的少年偏过头来,遥遥相望的眼神中平静得像是一汪碧波,却又收敛了怎样细腻的温柔。

——好像都是可以看出来的感情。

所以的不满与烦躁都在这一刻归于平静。


最终马思远还是跟Karry上了同一辆车。

拥挤的车厢里他就站在自己身旁,不足一厘米的间距,他的袖子与他的在晃荡颠婆的行驶中彼此靠近又远离,触碰过的肌肤还在隐隐地发烫。

“喂,你还在生气呢?”Karry刻意地低了低头,低沉的嗓音在吵杂的车厢里显得分外的动听。

其实马思远早就已经不太生气了,冷静下来的他甚至想到前几天的意外不过是自己的咎由自取,说到底最后那么一下也是自己的一时冲动。

可是好面子的马思远定是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于是别扭着转移了话题道:“切,我还听说你这几天收了不少情书呢。”

说完马思远又觉得自己的语气竟像是掉进了醋缸子一般溢满了酸气,于是乖乖地闭了嘴,只是总觉得耳根子有点发烫。

“噗。”如意料之中的笑声,Karry的唇角微微勾起,眼里是似不见底的笑意,“我知道我知道,男校第十条规定禁止恋爱嘛~”

像是逗弄小猫般的语气,乖乖上了钩的马思远突然又有点气鼓鼓的,但片刻之后还是忍不住地笑出了声。

“对对,身为班长委员会副主席的你也该警醒警醒了。”

这样的距离,也并没有什么不好的。


-END-

先发一下昨晚迟来的七夕贺文OTL我先出去吃饭啦!回来立马码字更恋爱病2,求别打我【【顶锅盖走。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41)
©林一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