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一羊

阿澄/一羊/艾攻

文风多变的girl,只想吃甜甜的sugar。

【凯源】恋爱病·2

*文/凉时君。

*两年后设定。

*继续各种傻白甜。

*传送门:恋爱病·1



Act.04

一路上主页君断断续续的介绍,王源才明白这次急着叫他们三个出来是为了参加某知名杂志的拍摄,主页君在那里慷慨激昂地说了一大堆公司为了争取到这次的拍摄机会他们是费了多大的苦心云云。偏偏王源最嫌主页君的唠唠叨叨,一路上像是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不语。

易烊千玺有些意外平常总是说一大堆白烂话的王源在此时竟是分外的安静配合,转头一看才发现王源正闭着眼睛,纤长的睫毛似蝴蝶触角般的微微颤抖着,圆圆的小脑袋向前低着,一副睡得极舒服的模样。

“千玺,你冷么?”就连身旁一路上像是怨妇般散发着寒气的王俊凯都恢复了原本的正常,转过头来冷不丁地问了他这么一句。

易烊千玺虽有些意外对方突然而来的关心,但思索了片刻过后还是乖乖回答道:“还是有那么一点儿冷吧。”

王俊凯点点头,又探过身去对着坐在前头的主页君说道:“主页君空调开小点,王源睡着了,待会儿冷着了就不太好了。”

易烊千玺这才恍然大悟刚刚的问话用意原来就在这儿,若是平时易烊千玺定会好好赞颂一番老王身为队长的尽忠尽责,但是他猛地就想起上回他在车上睡着了,这两家伙倒好,不仅调低了空调的温度,居然还拿马克笔把自己的脸画成了大脸猫。

易烊千玺顿时一脸的生无可恋,心里暗暗想着楠楠我好想念你。


一路的闹腾之下,王俊凯一行人终于来到了杂志拍摄的大楼。

王俊凯好不容易才摇醒了睡了整整几十分钟的王源,见他睡眼惺忪,还有点不情愿地揉了揉眼睛,一头黑发被座椅压得有点蓬松,还有几根头发不听话地翘了起来,王俊凯的掌心痒痒的,直想用力地按在王源的头上揉一揉。

“……到了么?”王源打着哈欠,迷迷糊糊地开了车门,一不小心却被车门狠狠地撞了头,“哎哟妈呀好疼!”

王俊凯连忙溜到王源身旁,见王源捂着头眼泪都快飙出来了,哄着说道:“把手拿开,让我看看。”

此时的王源早已忘却了什么发情期要离眼前这个家伙远一点的劝告,被车门撞了的头疼得要命,听见王俊凯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只好乖乖地将捂在脑门上的手松开。

下意识地用手将王源的刘海散开,被撞到的地方果真是通红一片,所幸的是并没有肿起一个包,估计过不久后就没事了。确认好情况后的王俊凯不由得松了一口气,顺手拿中指弹了弹王源的额头就向后退了一步道:“这么点小事都大惊小怪的,只是有点红而已。”说罢便提了提肩膀上有些松垮了的背包,扯着王源就往大厦门口走去。

要摆在以前,王源定会咋咋呼呼地反驳着“小凯我这不仅仅是身体上的伤害,就连精神上我也受到了一定的伤害你懂不懂懂不懂”之类的无厘头的话,只是被他的手所触碰过的额角仍隐隐地发烫,他想要说些什么,却难免地走了神,脑袋里昏昏涨涨的,像有什么在经过岁月的漫长灌溉下一点点地在心底生长蔓延起来。

——应该只是没睡醒的幻觉吧。


Act.05

这次的拍摄流程与先前对比也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差异,如出一撤的更衣化妆等候,清醒了不少的王源依旧是刻意地躲着王俊凯,每当王俊凯有些什么要找王源商量商量的时候,王源不是借故躲开便是转过身去扯着易烊千玺乱叨叨一通。

因为过于慌张连话题都没有找准,等对方无奈走开后松了一口气的王源转过头来,看见易烊千玺一脸地迷茫道:“王源你刚刚说的都什么啊?”

“哈哈没事没事我说刚刚你头上翘起了一根小呆毛而已!”王源随便扯了个马虎眼就有些走了神地跟着走开,只留下易烊千玺神情更加迷茫地摸了摸头顶上的发,只是什么翘起的呆毛也并没有真的能摸得到。

这次摄影的主题主要是什么穿梭在书架旁的文艺衬衫少年,三人自然也是被带领着换上一身舒适干净的白衬衫,等候拍摄的时候王源乖乖地坐在一旁任凭化妆师捣弄着自己的发型,整理头发的时间的确是有点长了,王源难免有点无聊,于是看也不看地直视前方说了一句:“小千千帮我拿一下手机,就在书包里。”

“我帮你拿吧,千玺他有点事走开了。”

意料之外的,几乎褪去了少年青涩的低沉嗓音在耳旁柔柔地炸开——相识了两年有余的王源怎会认不出那是谁的声音,迷茫困惑了许久的心仿佛都在这一刻如同顷刻消融的冰山般被温柔包围得令人不想离开。

因为不愿喜欢上而刻意躲开的举止,是正确的吗?

——不知道答案。


-Loading-

抱歉失言了QAQ因为昨天下午周年庆的事情也是烦了很久,看见饭圈里这么多大大头像都黑了,连lof上也有人说要退圈实在是心塞到不想更文_(:з」∠)_不过现在的心情算是平复了不少。先更这么点吧果咩QUQ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34)
©林一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