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一羊

阿澄/一羊/艾攻

文风多变的girl,只想吃甜甜的sugar。

【凯源】恋爱病·1

*文/凉时君。

*两年后设定。

*各种傻白甜。


Act.01

正处于青春期的少年王源有了一个十分重大的烦恼——现在的他只要面对平常日对夜对几乎要使得他审美疲劳的王俊凯就会脸颊发烫心跳加快。

听说这种症状有一种学名名为“爱情”。

某天鬼鬼祟祟地在房间里在百度上搜到这个名词的王源吓得几乎要坐到了地上。

他会喜欢上王俊凯?!开玩笑吧!!


王源会对于自己喜欢上王俊凯这种事情感到不可置信也是极其正常的,天真懵懂的幼儿时期,他就常常被母亲拉着一起追看夜晚八点档的狗血连续剧,被洗脑多了之后也因此幻想过几十年后他坐在餐桌前展开报纸,面前是妻子刚刚端上来的尚还温热的早餐,想想都美好得让人情不自禁地捂脸——只是如果那个身前围着围裙朝他笑得一脸温婉的人换成了王俊凯……怎么想这种发展也是十分的奇怪的吧!

“你想知道你现在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古怪的心情吗?”电话那边的刘志宏在听过王源的悲情哭诉过后,沉思片刻过后刻意地压低了嗓音问道。

“为,为什么?”救命,被刘志宏这家伙这么一问,他突然也有点小紧张了。

“因为……你的……”

“……什么?”

“发情期到了!”

一直紧张等待着对方答复的王源在听见这种无厘头的答案之后简直是如同被当头一棒。

果然他找这种老不正经比他还二的人谈这种事关重大的情况真是浪费口舌。

王源有些无力地瘫倒在身后的床榻上,面无表情地对着电话那边说道:“刘志宏同志,你要知道你聪明机智的小伙伴王大源找你谈这个问题可是非常严肃认真的!”

“我也是十分认真的。”与平常的吊儿郎当不同,此时的刘志宏语气严肃,唬得王源真的以为是恰有其事,“亏你读了这么多年的书却连人类都有发情期这件事都不知道。”

“真的?……好吧假设我真的是发情期到了,但是我再怎么样都不会对着一个男的发情吧?!”

“NONONO,大源你可是太愚蠢了。”刘志宏循循善诱道,“王俊凯可是那种长得比女生还漂亮的人啊!即使我是个男的我也会爱上他啊!”

等等这句式怎么莫名的有点熟悉?

还未等他沉思完毕,刘志宏又极迅速地说了一句:“好啦好啦就这样啦,只要你尽量少点见王俊凯,这发情期一会儿就过啦!这种病要慢慢地调养才会好的啊!”

说完对方便干净利落地挂掉了电话,只留下王源在这边对着嘟嘟响着忙音的话筒“喂喂”了几声。

而那边挂掉了电话的刘志宏则是忍不住地拿拳头拍打着书桌笑得连嘴角都几乎咧到了耳根子那儿。

“哈哈哈哈哈哈王源居然真的信了哈哈哈哈哈哈!”

正处于青春期的少年刘志宏最为乐此不疲的一件事情就是逗王源玩儿,即使得知后果严重。


Act.02

初三所要面临的不仅仅是繁重的学业以及伴随青春期而来的“发情期”,甚至于填志愿表这件事情也使得王源苦恼不已。

午后的苍穹要比以往更为明亮,蔚蓝的底色上点缀着形状不一的云彩,像是相约好了的亲友般的一同朝着单一的方向缓缓地移动着,头顶那台转动极慢的老风扇发出嗡嗡声响,与这种安静祥和的背景形成对比的正是王源此时凌乱不已的心境。

因为在家里也是闲着没事干,王源干脆早早地就回到了学校,原本想着随便从抽屉里掏出上次没看完的漫画接着看的,结果漫画没找着,反倒是找到了前几天发的中考志愿表,老师说好了过几天要上交的,只是画满了表格的志愿表上除了自己的名字之外便是一大片的空白。

王源一开始是打算继续直升南开高中部的,只是才刚想下笔眼前却莫名其妙地显现出了某人朝着他笑得满满都是缱绻情意的模样,原本才写了一横的右手却无法控制地停了一停,那个“南”字始终是无法下手。

没想到人类的发情期是这么的可怕!都直接影响到他的思维跟行动了!

王源不由得想要捂脸。

“王源!”

门外突然传来谁的一声叫唤,王源下意识地抬起头来,看见班主任探进来半个身子说道:“啊还好你回来了,你们公司刚刚帮你请了假,赶紧下去参加什么活动来着。”

“噢噢。”

虽然有点不解自开学以后就不断减少了活动的公司为何又突然在这种时候叫他赶着去活动,但是一向服从于公司的王源还是先选择乖乖地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只是刚准备起身的一瞬,余光难免会瞥到仍旧放在桌上一片空白的志愿表。

虽然几十年后妻子变成王俊凯这种情景想想也是既刺激又好像挺有趣的样子……呸呸,作为一个有理想的男人就应该在这种时候端正自己的态度!

这么一想,王源咬咬牙在第一志愿上填了南开之后,随手将志愿表塞进了书包里就跑出了教室。


Act.03

王俊凯隐隐地觉得王源最近好像有点刻意地在躲着自己,在车里等待着王源出现的同时,他不经意地向着在旁边刷着热门微博的易烊千玺提起,结果对方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道:“女人嘛,总有那么一两天的。你要镇定。”

千总总是语出惊人。嘴里含着一口矿泉水的王冷静几乎是要喷了出来。

就在这时,王俊凯那边的车窗被谁轻轻地敲了几下,他下意识地回过头去,看见刚刚才被自己提起的王源正气喘吁吁地站在窗外。

公司的车是被贴了那种外面看不见里面的车窗膜,站在车外的王源自然是看不清里面的座位布局。

此时车门被啪的一声打开,第一个被映入眼帘的恰恰是理他最近的王俊凯,对方甚至还刻意地在旁边给他留了个座位。

谁料王源干咳了一声,一脸纠结地朝着在地头玩着手机的易烊千玺喊了一声道:“千玺你往右边挪挪,我坐你旁边。”

“啊?你直接坐王俊凯旁边不就行了么?”易烊千玺抬起头看了一眼王俊凯右边的空位,说道。

这种时候他总不能说自己发情期到了不能多靠近王俊凯吧?!

王源憋了一肚子的哀伤与悲恸,酝酿了几秒过后一脸悲情地猛抓胸口喊着:“小千千啊!”

“怎,怎么了?”易烊千玺显然是一副被吓到了的模样。

“您说您这么久才来一趟重庆!您小弟我想您想得心痛啊你晓得不!坐您旁边怎么了怎么了?!”

——王源绝对可以保证,自己绝对是豁出去的不顾形象了。他几乎可以想象到要是自己的粉丝看见自己这副摸样肯定会惊得立马脱粉。

看见王源这副“悲痛”模样,不管真假,易烊千玺也总不能不答应,只好小声让王俊凯往右挪挪在自己左边空出个座位来。

于是王源动作迅速地在车尾绕了过去,顺利地坐在了易烊千玺的左边。

可是这么蹩脚的理由又怎能骗得过王俊凯?

一路上易烊千玺照样玩着他的手机,只是觉得右边总是隐隐地传来几股寒气,反倒是左边的王源依旧是话唠了一路,脸上的笑容灿烂无比。

千总觉得两边的画风差异有点不太好。


-Loading-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67)
©林一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