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一羊

阿澄/一羊/艾攻

文风多变的girl,只想吃甜甜的sugar。

幻象。

*文/凉时君。

*迷路的少年与性格恶劣的少女(假象)。

*结局BE注意。


Act.01

这是一场漫长而无尽头的旅途。

仿佛缈无尽头的天边红霞缓缓朝四周蔓延,昭告着所有人夜幕即将来临,被树木紧紧包围在其中的少年赤裸着双脚一步步艰难地向前迈去,灰黑的斗篷将他的面容掩去,只留下一抹浓重的阴影。

他忘却了自己的名字,忘却了过往的种种,只是心中某个过于强大的执念在反反复复地提醒着他,要一直走下去。

可是他该走去哪里?

不知日夜的赶路,双腿因为长时间的走动而变得酸痛不已,原本洁白干净的双脚在粗糙的地面上摩擦出大小不一的伤痕来。

“这里并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从头顶传来的,是少女独有的清脆嗓音,甚至于干净到连半分的情感都没有夹杂在其中。

他下意识地抬起头来,看见约莫十四五岁大小的少女正坐在粗大的树干上悠悠地晃着腿,过长的白色裙尾几乎掩盖住了她那洁白的脚踝,过于温和的光穿过缕缕枝叶没入了他的眼内,少女的模样在一片暖光中变得模糊不清,然而莫名的怀念的感情却在他的心底压抑不住地翻滚上来。

“……你是?”

他张了张口,然而从喉咙里勉强挤出来的声音是那般的刺耳嘶哑——他已经许久没有再说过话了。

少女动作敏捷地从树上跳了下来,垂在两边的麻花辫伴随着跳跃高高地跳起,可惜自以为十分帅气的动作却在脚尖点在泥土上的一瞬不经意地一滑,便是整个人都摔倒在了地面上。

明明是滑稽可笑的画面,可是脑海间仿佛有什么在蠢蠢欲动地想要跳到眼前,好似过去也有人在自己面前不小心地摔倒,一起身朝他喊道——

“一点都不好笑!你千万别笑啊!”

少女略显狼狈地从地面上爬起身来,白皙高挺的鼻梁上甚至还沾染上了一层泥灰,带着满满懊恼的声音与脑海里响起的声音交映重叠在一起。

少年微微一愣。

“我说啊,快点离开这里吧。”少女顺手拍了拍裙子上的灰土,抬起头的脸上满是不容敷衍的认真神情。

“为什么呢?”他茫然无措地看着她,有些底气不足地问道。

“不是说了吗?这里并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快回家吧。”是过于温和的语气,甚至于连语末都带了一星半点的落寞。

“可是……我又该去哪里呢……”少年低了低头——他已经在这里看过太多的日出与日落,这片森林像是一个巨大的迷宫,兜兜转转都不见出口,即使是侥幸让他找到出口,丧失了一切记忆的他又该何去何从?

像是看出了对方内心的困惑与慌乱一般,此时的天色也并不早了,少女思索片刻过后微微地叹了口气,终于还是做出了妥协般的说道:“我的家就在这附近,我可以让你在我家过一晚,但是明天……我会想办法给你指路走出这片森林。”

他礼貌地鞠了鞠躬以示感谢。


跟随着少女的脚步,他缓缓穿过一片片茂密的树林,与刚刚相遇时相比,被红霞浸染的苍穹此刻渐渐地被黑蓝的色彩遍布,隐约有几颗耀眼的星星探出头来,少女的影子带了点寥落的映在了地面上,他不自觉地伸出手来,仿佛有什么话语快要从嘴边挤出来似的,但他张了张口,却忘记自己究竟要说些什么。

越发浓重的怀念之情在心底滋生蔓延起来,不过片刻就要生长成一棵挺拔健壮的大树。

“……你到底是谁?”

稍不控制便脱口而出的问话。他的手指微微地颤抖,迫切的想要知道什么真相,关于他的姓名,关于他所有的记忆。

“名字什么的,有这么重要吗?”少女的脚步一顿,侧过头来的脸上看不清分毫的情绪,琥珀色的眼瞳在夜光的照耀下一闪一闪的,像是有什么话欲言又止般,“你与我之间,不过是陌生人罢了。”


对于少年而言,这世上最残忍的话语,就在此时于他耳边响起。


Act.02

过于纤长白皙的手指绕过白瓷茶壶的手柄,壶嘴里汩汩倒出的茶水几乎要溢满整个茶杯,模糊的水汽在空气中翻滚着升腾,源自于红茶的清新香气不留防备地徘徊在他的鼻翼间。

少年有些局促地坐在桌子旁,一边打量着自己所身处的这间小木屋的布局,一边留意着少女的一举一动。

为少年倒过一杯茶过后,少女将茶壶放下,也在他的对面缓缓地坐下。

“谢谢。”少年礼貌地说道,放在桌下的双手下意识地交叉揉搓,犹豫了一会儿过后还是开口道,“那个……”欲言又止。

“有什么想说的就直说好了。”似乎看到了对方的犹豫,少女淡淡说道。

“请问……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呢?”

并没有显露出多大意外的神情,少女轻描淡写道:“‘遗落之地’。”

“咦……?”

“简而言之就是被所有人遗忘的地方。”少女单手扶着下巴道,“所以说这里并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那么你……”怎么又会待在这种地方呢?

还没问出口的话语,就被自己因为过于饥饿而从肚子里传出的咕咕声所打断。

“啊……抱歉。”少年涨红了脸地慌张道,突然而来的羞耻感掩盖了自己急切想要问出口的话语。

“噗。”少女抑制不住地笑出声来,“肚子饿是人之常情,我现在就去厨房拿点吃的给你吧。”

“嗯……好的谢谢。”依旧是羞耻到抬不起头来。

吃过晚饭过后也并没有什么非做不可的事情,少女给少年安排了一间足够宽敞的房间过后便离开了。

并不是不疲惫的——多日来在森林里兜兜转转的疲倦与在心底油然而生的恐惧迷茫。

此刻他躺在床上,四肢的酸痛与疲倦传达至四肢百骸,连稍微动弹一下都是极其的不舒适。

原来这么多天来的走动只是习惯性的麻木了,现在却因为过于的舒适那些原本远离的感知才归回到了自己这副已经残缺不堪的身体之中。

他不禁苦笑了一下。

 少女为自己安排的房间内并没有放置什么煤油灯之类的可照明工具,白色的窗纱安然地垂落在窗户的两边,温和明亮的月光探过窗户洒落在木制的地板上,四周安静到只有自己的呼吸声在耳旁萦绕。

就这么入睡吧。

太久没有睡过一个好觉的少年闭上了双眼。


Act.03

入眼是远无边际的蔚蓝,原本畅通无阻的鼻子仿佛被什么堵住了一般的难以呼吸,所有的酸痛与疲惫都在顷刻间消失无踪,身体所感知到的只有失去了重力的轻盈感。

他迷茫地向四周挥了挥手,温软的水流在指缝间流过。

是在海里。

再眨了眨眼睛。

模糊了容貌的少女就在自己身旁。

安静到没有丝毫杂音的世界里只有她的嘴唇在眼前微动,像是在诉说着什么,心里莫名的一股如同钻心般的刺痛。

——啊啊,那时候的你,到底说了什么?


Act.04.

“唔。”

从睡梦中猛然惊醒,少年下意识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豆大般的汗珠在额上泌出,放置在身旁的闹钟滴答作响,他拿起一看,才不过是凌晨的三点多。

然而刚刚的那个梦境太过于真实,所有昏沉的睡意都在此刻消失殆尽,甚至于连心脏跳动的速度都要比以往加快了几个频率。

少年推开房门,想要走出去清醒一下。

凭借着记忆在黑暗的走廊边上摸到了厨房,少年自顾自地在里面找到了可以饮用的杯子,给自己倒上水之后便拿着水杯走到了阳台上。

阳台外是再熟悉不过甚至是过于平淡的风景,一望无际的森林在月光的笼罩下比以往更显得平静祥和,隐约有蝉鸣声在耳旁细微响起,砰砰乱跳的心脏在此刻也恢复回以往的频率。

——是比以往还要感到安心的心境。

少年莫名其妙地就不想要再离开了。他想一直停留在这个地方。

“喂!”

然而身后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却狠狠地将微眯着眼睛享受着平和心境的少年扯回了现实当中,当然惊吓也是不可避免的。

下意识地回过头去,映入眼内的是身穿着白色睡衣的少女正拿着水杯站在不远处盯着他看,而原本蓬松的黑发也因为长时间的睡眠而变得更加的蓬松。

“你吓到我了。”少年说道。

“切。我才要问你为什么大半夜地站在这里吓人呢。”她自顾自地走到了少年的身旁。

“……难道你被我吓到了吗?”

“才,才没有!你不要尽胡说!”微微皱起的眉,以及不经意间爬上脸颊的红霞都一并昭告着他,她正在说谎。

“是啊是啊我在胡说八道啊。”少年忍住不揭穿她,然而嘴角微微勾起,却是一副心情极好的模样。

“诶。你干嘛突然笑得这么恶心啊?”她有些恼怒地瞪着他,却在看见对方神情突然落寞下来的一瞬顿了顿,“喂。你这样又怎么了啊?”

“我说啊……”欲言又止。

“嗯?”

“我……可以留在这里么?”

“绝对不可以。”意料中干脆利落的拒绝,少女又侧过头去,精致的面部轮廓在月光下勾起了一道柔和的边,但她原本恼怒着的神情却在一瞬回归到平静之中。

“……为什么?”执着地回问道。

“因为这里并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是与一开始就相同的话语。

“那好吧……”少年好似明白了再这样的纠缠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出现的,于是有些懊恼地转移了话题,“话说你一直都居住在这种渺无人烟的地方么?”

闻言,少女的肩膀微微地一抖,但还是故作自然地回答道:“对啊。我是为了等某个人。”

“……”

“我跟他的父母是多年的好友,自然我跟他也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我与他之间无话不谈,小到考试考砸了,大到他的失恋跟那些曾经装作文青的黑历史我都一概知道。可是那样的他……”

“那样的他……怎么了?”

他的心脏突然莫名的一阵如同被狠狠撕裂般的绞痛,甚至于连眼前的视线都开始晕眩起来。但他仍强撑着想要聆听少女接下来所说的一切,仅仅只是因为本能的坚持。

“高一夏天的那一年,他向我表白了。”她突然转过头来,朝着他微笑,明明是极其温柔的笑容,但是他却莫名的察觉到了一丝丝的悲恸,“我也喜欢他啊。可惜啊……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以后的日子,他能够坚强的活下去。因为我恰恰最喜欢的,就是他面带笑容不惧怕面前一切困境的样子了。”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倒下来的那一瞬间,他如同呢喃般的吐出了一句问话,像是风一般的,轻轻地在嘴边带过,连对方是否能听到的可能性都不能确保。

“阿澄。”

最终沉睡在一片黑暗之中的他只听到这么一句话。


Act.05

昏昏沉沉的。

好似有谁在自己的身旁轻声低喃着同一首无名的歌,他的四肢松软到连动弹半分都如同用尽了身上所有的力气,他勉强地睁开眼来,围绕在自己身边的是密密麻麻的,储存着大大小小的记忆碎片的网状的细线,微微抬起的尾指不小心地触碰,少女透过海水模糊传来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活下去。”

原来那时候她想说的话,就是这个。


Act.06

他在满目的阳光之中醒来,医院熟悉的苏打水味被硬生生地灌入了他的鼻内。他微微地睁开眼来,映入眼帘的是母亲因为多日的担忧而又添了几道皱纹的脸。

看见自己从昏迷中醒来,母亲连日来的忧愁与悲恸在一瞬间化为了喜悦。

他被母亲紧紧地拥抱着,紧到连骨头都疼得快要被活活地撕开一般。

一切都想起来了。

关于与她相识,相熟,相恋的回忆。

甚至于那一年旅游发生的意外,在深不见底的海里她最后一次朝着自己微笑的模样。


“阿澄。”


ACT.07

“你听说了么?邻居那个在家宅了整整两年的孩子居然在前几天被家里的风扇砸了脑袋住了院以后就突然开窍了诶。”

“啊啊我还听说他现在准备重新上学了呢。”


——“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以后的日子,他能够坚强的活下去。因为我恰恰最喜欢的,就是他面带笑容不惧怕面前一切困境的样子了。”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81)
  1. 猫_mm_林一羊 转载了此文字
  2. ▲Aurora林一羊 转载了此文字
©林一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