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一羊

阿澄/一羊/艾攻

文风多变的girl,只想吃甜甜的sugar。

【曲改文】别走/いかないで。

食用说明:

①本文改编于歌愛ユキ的いかないで。

②主角为原创角色,女主高桥凉,男主北川嘉树。

③结局BE注意。


——————————————————————————————————


>>00.

仿佛伸出手就可以感受到的,被风温柔卷起的窗纱触碰到手背时莫名的一股搔痒,以与她的合照作为屏保的屏幕上显示着来自”高桥凉“的电话来电,委婉动人的手机铃声在耳边回环往复地循环着,少年闭着眼侧躺在床榻的一边,下意识地往身旁伸出的手在触碰到手机的一瞬又似在顾忌着什么般的停下。

太久没有回应的来电僵持了几乎几个小时之后便彻底地停歇下来,屏幕上显示出一大串未接来电——36次没有回应的声音。是高桥凉。


还是能够回想起来的,她离开那一天的决绝,甚至于连他一直迷恋的背影也是,一同伴随着前进的人流中逐渐消了踪影。

——别走。

始终梗在喉头间无法说出口的话语。


>>01.

又是平淡无常的一天。

自从搬到东京来已经是两个星期左右了,对于这个大都市里远比自己出生地要繁荣许多的各种新奇事物,比起刚到来时的一惊一乍,适应性超强的北川嘉树早已习惯了这里的种种一切,包括邻居家那个十分讨厌的正在上国中二年级的高桥凉。

窗外知了不停歇地鸣叫着,被窗纱遗漏了的几缕阳光盘踞了桌子的一侧,北川嘉树才在作业本上写了几个字便断了笔水,习惯性地往身旁晃了一晃,同时在耳旁响起的是被谁用力拉开手拉门时发出的一阵闷响。

”嘉树我又来找你玩了哟!“

明明是略显软糯的嗓音却刻意地带上了豪迈的语气,不用转过头也知道是谁的——

”别来烦我啦!“北川嘉树皱着眉地叫喊道。

”嘉树你这么对大姐姐真的好吗?明明我可是很喜欢你的呀。“

”不,不知廉耻!“

如果这样就能回忆起的话——

纵使是被以如此恶劣态度对待着的高桥凉。那时候也是依旧微笑着捏了捏自己的脸说着”啊呀嘉树不要害羞嘛“这样爽朗的语句。

如果一开始就能狠下心来将彼此的缘分斩断。那样的话,那样的话——

会怎样呢。


并不是一心一意地从一开始就喜欢上的,在那之前北川嘉树也曾经有过那么一两个从心底里爱慕着的女孩子,比如社团里同是国中二年级的开朗活泼的柳波子,再比如曾经同桌过一段时间的总喜欢说着一大堆白烂话的九条岭姬……

“都远远要比高桥凉那个粗俗的老女人要好多了。”

一边单手支撑着下巴一边在信纸上写着要送给九条岭姬的信的北川嘉树嘴里含糊不清地嘟囔着。

与此同时被放置在桌旁的手机传出了邮件提示音,北川嘉树停下手来,按开,恰恰是方才才提及到的某人发来的邮件——

From:高桥凉

标题:小嘉树////

内容:明天就是祭典了哦,嘉树要跟我一起去吗?

完全不用深思熟虑北川嘉树就反应迅速地用手指按了一下屏幕的键盘,打出干净利落的”不要“二字回绝了高桥凉热情的邀请。

可惜偏偏某人非但没有因此受挫,反倒开始进行密集姓的短信攻击,北川嘉树刻意不去理会从手机那里不停歇的传出的邮件提示音,但结果却是截然相反。

即使是最后一脸恼怒地按了手机的关机键,没过半会儿母亲便找上门来,还皱着眉教训他道:”我说啊,刚刚凉打了好几次电话过来了,她说你不跟她去祭典是真的吗?“

看见自己儿子缩了缩头一副不加以理会的模样,她又絮絮叨叨地教训他道:”凉好歹也是你姐姐吧,虽说只是邻居。你这点面子都不给就太不对了哦?“

”……好啦好啦!我去就是啦!“

最终受不了母亲训导的北川嘉树懊恼地将自己的脑袋贴在了桌子上,语气极其不情愿地回答道。


>>03.

如同在做梦般的,密密麻麻的红灯笼侵蚀了视线的每一处,昏黄微明的光线下她执着和服的袖子,踏着石梯缓缓而来,那双盈白的小脚被收拢在棉袜里,木屐声随着彼此距离的缩短而越发清晰地传入了他的耳内,哒哒哒地踏入了他的心房。

以往及肩的中短发被人刻意地梳成了精美的发髻,粉白色的花发饰像是吸引着谁的目光一般的格外显眼。

为什么会抑制不住地想要一直看着她的脸?

——大概是因为她的发饰太显眼了吧。又或是。

少年有些不自然地偏过头去,手指在触碰到脸颊的一瞬却又因莫名升高的温度而下意识地一缩。

——我啊,真丢脸啊。明明是那样的人,我却。


“嘉树这么早就到了啊。”依旧是太过于豪爽的笑容,因为精心打扮过后显得淑女多了的高桥凉却依然没有收敛地牵了北川嘉树的手,十分自然地往祭典里面走去。

“喂……手!”莫名地慌了神。

明明以往在被牵了手之后都会一脸不情愿的表情亦或是不耐烦地挥开,但唯独此刻,仿佛所有的力气都被谁抽去,紧紧贴紧的双手,源自对方手心上的热度,在灯光下模糊了又清晰的背影,引领着他,一路向前。


祭典上如以往般热闹,食品与游玩的小摊上挤满了人群,高桥凉四处张望着,有些失望地说道:“诶,捞金鱼的小摊去哪儿了啊?”

“或许就在附近吧。”明明此刻内心已经乱得好似毛线团般,北川嘉树仍旧是佯装出一副镇定的模样回答着对方的问话,侧过脸时看见的是少女在柔和的光线下苦恼地皱了眉的模样,甚至于连平常过于分明的面部轮廓都在此刻浸泡在这一片光海中,仿佛触手可及却又虚幻似下一秒就会破碎的泡沫般。

于是再往前走几步,再往前走几步。

好像已经可以确定了。

关于她——


被铺上一层白膜的捕鱼圈在拉起金鱼的一瞬又啪地一声破掉,方才被轻松捞起的金鱼仿佛受到惊吓般的往远处游去,仅剩下摊前的少女满脸懊恼地嘟囔道:“这么薄的一层膜怎么可能捞得到嘛!”

小摊的老板听见后反倒是哈哈大笑道:“是小姑娘你的技术不过关吧?”于是又转向他道,“这位小哥要试试吗?”

“好啊。”北川嘉树下意识地卷起了袖子,从老板那里拿来了一个新的捕鱼圈,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只是——

“啪”地一声脆响,捕鱼圈的白膜又是干脆利落地破掉,在身旁眼睁睁地看着北川嘉树失败了整整十三次的高桥凉早已是抑制不住地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嘉树你比我的技术还要差啊哈哈哈哈!”

“……少罗嗦。”别扭地转过头去,脸颊莫名的发烫。

——不知是无意中瞥见了对方眼里满满的笑意,亦或是失败多次的恼羞成怒。


回去的时候高桥凉依然习惯性地牵着北川嘉树的手,道路两旁的灯光洒了一地,她的影子与他的交叉相贴,耳旁回环往复循环着的是木屐在地面上踏过的啪啪声。难免是会想到什么的,在这种情况下。

北川嘉树刻意对比了一下二人的身高,发现正处国中二年级的他已经比她要高上了一个头多之后,便是抑制不住的微笑起来。

于是甚至于连对方刻意邀他出来参加祭典这件事情也开始有点在意了。

“我说啊。“

”嗯?“甚至没有回头的,只是语调微微上扬的一个单音节。

”你……你为什么会突然叫我来参加祭典呢?“说出口的那一瞬喉头莫名的干渴。

啪啪向前踩去的木屐声在此一瞬间停歇,少女突然停留在原地,依然是带笑的声音,但是却比以往多了一股莫名的寂寥:”其实我有喜欢的人哦。“

”嗯?“心跳莫名地加快。

”是比我大了一个年级的学长哦。“再没有以往豪迈的笑声,”可是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听说他这次会邀请他喜欢的人来祭典,所以……“

所以。

”可惜并没有撞见他呢。“她转过身来,琥珀色的眼眸里盈满了水汽,脸上过于温和的笑容,是他从未见过的,”利用了你,对不起哦。“

”没关系啊。“故作轻松地笑着回答,然而被放在背后的右手却是紧紧地握起,”我们什么关系啊?我们是……“

”很好的姐弟对吧?“来不及回答便被对方语气爽朗地打断。

——对啊。我们是姐弟。是永远不会变成恋人的关系。


>>04.

关于她——

是喜欢的。

年少的北川嘉树第一次意识到了这一点。


>>05.

From:九条岭姬

标题:无

内容:虽然很抱歉,但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那个,我们还是分手吧北川。


——被点开的邮件里显示着这样的内容。

从国中三年级谈到高二的女朋友最后还是分了。

北川嘉树有些无力地瘫倒在自己的床榻上,脑海里回忆起的是昨日放学以后自己照常去九条岭姬的教室里找对方一起回家的情景——

仿佛是经过了许久的酝酿般的,少女一脸勇猛无畏地抬起头来说道:”我决定了!我要跟北川你分手!“

”哈?“被提出分手的少年脸上难以置信,”为……为什么这么突然?“

”切北川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吗?“九条岭姬有些不自然地撇过头去,”前几次去你家玩的时候也见到过的吧……你那个高桥姐姐……“

”嗯……怎么了……?“在听见她的名字时心里莫名的一股骚乱的习惯仍然存在。

”谁都看得出你是喜欢那个高桥什么的吧笨蛋!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九条岭姬气鼓鼓地说道,”你知道的吧。我是有感情洁癖的人,如果喜欢的人不喜欢我的话……可恰恰我又太喜欢北川你了,所以才会坚持了这么久。“

”但是果然我还是没办法坚持下去了啊。我说你啊,好好地跟她告白吧。虽然你粗神经又胆小又怕黑还不喜欢吃洋葱。“

”……喂喂你这样说自己的男朋友不太好吧?“

”是前!男!友!“


虽然那时候已经竭力地挽留对方,甚至于让她回家再好好地考虑一下,可是最后果然——

喜欢吗?高桥凉。

脑袋里乱糟糟的一片。

他们的关系早已在这一年间逐渐由一开始的打打闹闹走向了连见到面都不会再打招呼的地步。

——是因为她自从到外地上大学以后越来越难见面,还是说。

那次回到家后,母亲在厨房里一边做着饭一边跟自己搭话道:”我说啊,你那个高桥凉姐姐终于是找到男朋友了哦。”

在作业本上快速地写着字的右手莫名地一顿。

“……嗯。是这样吗?”刻意平淡的语气。

“真好呢。听说再过一两年就要结婚了呢。”

——是啊。真好啊。那个男朋友。是你当年喜欢他到甚至不顾一切地拉着自己去祭典上只为偶遇他的那个人吗?

现在的我,也只能这样微笑着,说一句恭喜了吧。

没有任何悬念就匆忙结束的,关于喜欢一个人的故事。


>>06.

电车抵达前的候车处旁聚集了一大群等车的人,有提着一大堆行李的,有正悠闲地翻看着小说的,甚至于依依不舍地诉说着离别前的甜言蜜语的情侣,他背着沉重的书包站在人群中四处张望着,过高的人口密度使候车处的空气变得闷热不已,从额头上泌出的汗珠顺着轮廓线快速地滚下,就连视线也越发的模糊不清起来。

——她的离开之日。

明明不想来的,但是在收到她说要离开的邮件过后还是拼了命般的就算是翘课也好的从学校一路狂奔而来,因为运动过量的小腿还带着麻麻的酸痛感,但是此时的急于寻觅已经让他将这些事情都抛于脑后。

“嘉树!”就在此时在身后传来的,是少女独特的,熟悉的嗓音。

北川嘉树急忙地转过头去,看见少女依然留着标志性的短发,红色的花饰别在头发的一侧,茶黄色的和服上绣满了五色的精致花瓣,只差一秒便如同回到那天祭典上的感觉。只是对方手里提着的行李箱却不可避免地将他活生生地拉回了现实之中。

“下一趟电车来到时就要走了吧?”他故作自然地搭话道。

“对啊。”不再是爽朗的笑声。她已经学会了抿嘴微笑,漂亮的双眸弯成了一道月牙,“嘉树你能来送我走我可是很高兴的呢。明明已经是高三生了。”

“……你今天为什么会穿和服离开啊?”刻意地转移了话题。

“啊,你肯定猜不到吧哈哈。”明明眼里都快要溢满的笑意,但还是故意地掩饰着,“他说啊,等我抵达他家的时候就立即抱着我去结婚哦?所以才叫我穿好和服。很有趣吧虽然我想那应该是玩笑。”

“那不是很好吗?”脸上挂着的是依然是温和的笑容,尽管北川嘉树的心里已经痛到几乎毫无知觉的程度。

——对啊,他怎么会忘了。她今天要离开的原因,是因为要结婚了。


还有两分钟就要即将抵达的电车。

送她抵达上车处的路上,他放缓了速度,其实是想稍微停下脚步,然而高桥凉却脚步快速地往前走去,他就这样凝视着她的背影,突然想起那一年她还会牵着他的手,不顾他的推脱嫌弃,笑得一脸张扬地大步向前,没有任何变化的距离,她的背影始终在他的眼眸中占据了一大片的位置。

——没办法再容纳下去了啊,其他的景物,其他的人。

可是你什么都不知道。


最后他站在一旁看着那辆载着她往远方驶去的电车一路向前,逐渐消隐在地平线之间。

他掏出手机,点开草稿箱,里面只有一行字——

别走。

那是他一路狂奔着跑来电车站时在邮件箱里匆忙打下的字。

迟疑着半会儿,他终于鼓起勇气般的将那两个字删去,写上“再见”过后发给了高桥凉。


——别走。

——再见。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3)
©林一羊 | Powered by LOFTER